【名采】葉怡蘭專欄:春暖吃沙拉

2020-03-10
為了對付原本不愛吃菜、更鄙夷吃沙拉宛若「吃草」的另一半,咱家的沙拉素來走的是果風甜蜜路線。 葉怡蘭提供

葉怡蘭/飲食旅遊生活作家

春天到,天氣一日日越加溫和暖熱起來,咱家的沙拉季,就這麼隨而來到──其實非只春暖,一年四季餐桌上常有沙拉,但比起寒冬天氣來,春與秋特別是夏,吃起沙拉來無疑更暢快舒爽。

然坦白說,這沙拉之愛,可非從小就情鍾,反來自年歲越大後的點滴慢慢積累醞釀。

小時候老覺西餐廳裡的沙拉挺乏味:高麗菜、羅蔓生菜或西生菜葉,至多加點小番茄或罐頭水果,濃膩膩千島醬或凱撒醬一蓋,吃著總有些敷衍了事感。即使後來蔬菜和醬汁種類開始多樣,還流行起相對清爽合味的橄欖油醋醬,卻還是不覺討喜;不但餐廳裡極少主動點用,家裡也不太做。

但漸漸地,在家自烹自食比例一年年提高,相對西菜出現頻率也逐年增多,比起其餘西式蔬食菜餚來,沙拉毋寧快手方便太多,素來做菜最是貪懶偷工煮婦如我,遂也開始將關注目光聚焦到沙拉上來。

既不愛外頭的沙拉作風,那就全按自己口味喜好來。

首先是生菜,不愛萵苣類的大多味香個性俱平淡,遂開始多方嘗試其餘類別蔬菜。首先當然芝麻菜是上上第一最愛,但產量寡少且價昂,不宜過度耽溺;後來發現,可以生吃,且如芝麻菜般顏色翠綠、香氣強烈、味道辛辣且透著迷魅苦韻的較平實常見蔬菜還不少,比方山茼蒿(春菊)、葉蘿蔔(吃葉子的蘿蔔品種)、京水菜、小松菜、山菠菜……等等均屬之。

尤其最棒是,畢竟家常吃飯,比起台日菜來,西菜登場佔比還是少些,這類蔬菜不只宜入沙拉,且日常快炒清燙煮湯都合適,一菜多用,對寥寥僅兩口人開飯的小家庭來說,再划算不過。

尤其近年隨本產農業視野的益發開闊,各種過往市面上罕見的蔬菜都一一躍上菜攤貨架,嫩菠菜、羽衣甘藍、蕾絲水菜、各式芽菜……連本來不愛的萵苣類都有多樣品種不斷推陳出新,選擇更加寬廣。

菜之外,還有醬汁。素愛清爽如我,橄欖油+紅酒醋是首要不二基底;而為了對付原本不愛吃菜、更鄙夷吃沙拉宛若「吃草」的另一半,則定然走的是果風甜蜜路線。

果味元素一定要!最常用是果醬,幾乎什麼口味都可入醬汁,莓果類柔媚、柑桔類爽亮,各見風韻。果乾也好,切小丁後先入油醋汁裡浸泡一下讓質地柔軟、果味釋出,撒於沙拉上,效果絕佳。

私房撇步還有,以醬油取代鹽充當鹹味元素,特別是自家舖子PEKEO自釀出品、調了蔗糖的台南風味黑豆醬油,鹹中見甘鮮,只要幾乎察覺不到的一點點,就能生畫龍點睛般的魔法。其餘變化素材則還有,優格、蜂蜜、橄欖醬以至研碎的梅子、油漬鯷魚等等,都能使家常沙拉美味豐富、變化多端。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名采】戴勝通專欄:最有故事的圓山飯店

【名采】魚夫專欄:鐵板燒前世今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