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采】韓良憶專欄:飄洋過海的台灣包

2020-03-17
韓良憶

韓良憶/生活風格作家、電台主持人

那一天,回到曾客居十三年的鹿特丹,選了市區一家餐館吃遲來的午餐。這家的餐點味道不錯,飲料品項也多,算是我在此城的「愛店」。晴天時,尤其喜歡坐在露天咖啡座,一邊吃吃喝喝,一邊將城市風景收進眼底。

話說彼日午後,我打開菜單,發覺內容跟以前不一樣了。在輕食選項中,多了一道新菜色叫Gua Bao,用荷語發音,音似「華飽」,餡料有豬腹肉、手撕豬肉、豆芽和黃瓜等等。這是什麼玩意?以前在荷蘭並未見過,我改用英語發音來唸,當場恍然大悟,這不就是咱台灣的刈包嗎?

刈包其實是俗寫,其正名應為割包,因為「刈」的閩南語音並非gua,「割」的發音才像。它又稱「虎咬豬」,據民俗學家說,源自一種餡料不同的福州小吃,因形如「虎口咬住豬肉」而得名。

刈包可能是僅次於珍珠奶茶、最為世人所知的台灣飲食。它最早風行於紐約,父母來自台灣的年輕律師兼主廚黃頤銘,十一年前在時尚的下東城開了一家賣台式刈包的餐館,取名為「Baohaus」。這店名說來也有意思,結合音譯自「包」的bao和德語的haus(房屋),非常「跨文化」,而其發音又一如Bauhaus,亦即影響二十世紀藝術、設計乃至戲劇風格頗深的德國「包浩斯」建築學派。我猜想,除了刈包合紐約人的胃口外,帶著「潮」味的店名或也是促成餐館崛起的原因。

我原就知道,刈包已從美國傳至英國,但是直到上一回造訪波爾圖,才發覺連在歐陸最西邊的葡萄牙也有刈包了。我偶然和一位年輕研究生聊了起來,她發現我來自台灣,主動提及當地有家台灣餐館有種名叫bao的食物很美味。我一聽就問道,那bao是不是有點像漢堡,但夾的是豬肉,且麵包是蒸的而非烤的?「沒錯,餐館說bao就是台灣漢堡,好好吃。」

女孩陶醉的表情猶在眼前,而手中菜單告訴我,刈包風似乎也吹至荷蘭。然而,在那個晴朗的下午,我終究沒點來嘗嘗。主因無他,一份價格要十歐元,合新台幣三百多元,這看在我這「煮婦」眼中,未免太「貴參參」。當下決定,過幾天回台北再吃,裡頭才不要夾什麼豆芽,而得有肥瘦各半的滷肉、酸菜和花生粉。還有請注意,我的刈包一定要加香菜。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名采】戴勝通專欄:最有故事的圓山飯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