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邊筆記本:中國人對野味的執著(廣告小妹)

2020-02-05
廣告小妹

某個風和日麗的一天,那是SARS一陣肆虐並消失後的隔年,我在美國某新聞台看了則專題報導,報導總結SARS病毒來源是果子狸。中國廣東人嗜食野味,果子狸是桌上佳餚的常見名單之一。專家們認定果子狸是冠狀病毒的主要載體,極有可能是因廣東人養殖、食用果子狸而導致人類染病。
過了數年,又有專家推翻了這個理論,認為果子狸只是病毒的中間宿主,是在野生動物市場被其他動物傳染,天然宿主另有他類,罪魁禍首是中華菊頭蝠。無論是哪一種推論,果子狸也好,中華菊頭蝠也罷,十多年前的那場疫情浩劫始作俑者皆因人類貪食野味,遭到野生動物的反撲自食惡果。
近日的武漢肺炎,又讓食用野味的爭議再度浮出水面。那麼問題來了—中國人為什麼對野味如此執著?吃野味是真的因為好吃、愛吃,還是有著特殊緣由?

炫富與權力的展示

某一年的秋天我回上海玩,兒時的玩伴們提議去吃農家樂。但我們是一群捨不得花自己錢的年滿二十五歲小廢柴,於是我們順便邀約了金主們(爹媽)陪同,發揮他們的埋單作用。我們來到上海郊區的一家農家樂用餐,因同行有兩位長輩……嗯,該怎麼形容他們呢,只能用背景非普通百姓形容,請您自行腦補。
農家樂的主人特地出現敬酒,明示今日的佳餚全是他的一片心意,向我們一一介紹了充滿著他心意的菜色。接著,我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餐桌上居然出現了我此生不會想吞下肚的生物:穿山甲。我當時心想,牠不是保育類動物嗎?!
我感到一陣暈眩面露難色,坐我身旁的小夥伴似乎習慣了這樣的場景。他說,穿山甲是大補食材,在上海這樣的文明城市又實屬難見,所以常有人從外地運來把牠端上桌孝敬他的爹爹。中國人嗜食野味,除了有些人自身就是喜歡這個味道外,更多人是聽信中醫師和親友口耳相傳說野味大補,以及食用野味是另一種炫富與權力展示的形式。
雖說吃野味是一種飲食文化我們應該給予尊重,但因大量食用野生動物造成的生態環境失衡、物種瀕臨絕種、新型冠狀病毒疫情爆發、還有國際觀感不佳等等。我很想問,這一切真的值得嗎?我們該任由飲食文化自由選擇權凌駕於公共衛生安全之上嗎?
我沒有答案,可我希望有一天能得到答案。

廣告小妹╱部落客


一指在APP內訂閱《蘋果新聞網》按此了解更多


最熱獨家、最強內幕、最爆八卦
訂閱《蘋果》4大新聞信 完全免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