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隱世小店】招牌奶茶一賣60年 發哥爬山必來吃

2020-06-20

沉寂的山路跟幽暗的街燈應該是絕配,鳥兒蟬蟲見天光未至,都不敢出來打擾;月亮識趣藏住了光芒,雲朵為其護航。破曉前,靜謐如此尋常,彷彿沒有經歷疫襲,彷彿,早暉仍會帶來人間的紛擾。車子的引擎聲打破了沉默,驚動了路邊的花草,葉兒擺擺手,探著頭送車子進入它的目的地——梅窩。

超過半個世紀的麥生記,是全家人一起經營的茶餐廳。《飲食男女》etw.hk提供

車子停泊於一個巴士站外,幾台計程車並列,天藍色的車身看著讓人心情沒那麼郁悶。穿過一個小公園,眼前是一條小街,兩旁建滿了老舊的小平房,地下一層都是掛了招牌的小商店。往前二十來步,左方的鐵閘門突然被扭開,一名紮著小馬尾的男人映入眼簾,只見他鑰匙一扭,接著就把旁邊一道落地鐵閘往上推開,這就看到左側一幅紅棕的磚牆,中間夾著一道玻璃雙門,右側的櫥窗較大,貼上了一個頗舊的菜單,以紅綠字色配上米黃背景。上方的頂端則是一幅米白磚牆,貼有五個鲜紅大字「麥生記冰室」。相隔數分鐘,一名較年長的男人直接來到冰室門前,把玻璃門推開入內,白燈徐徐亮起,一盞接一盞,緩慢地發光,就如這個小島悠悠的步伐,不知誰感染了誰,反正不食人間煙火,不賣凡人的帳。
 
純粹從簡
父子檔經營老冰室,父親人稱「富哥」,一頭灰髮本來襯托著唇上的鬍子,但現在都用口罩蓋住了,卻蓋不住他的朝氣;高大又綁著馬尾的,正是兒子「阿裕」。阿裕早已忙於廚房內奔竄,每早五點左右,他要先整理好廚房,把爐火打開後,就從冰箱裡拿出各樣食材,先將蔬菜類洗淨;肉類解凍,然後開始切菜切肉,他邊切邊說:「食物由我負責,廚房與廁所都是我洗,垃圾都是我倒,不是我做還有那個做啊?」語畢,他又轉頭埋首於眼前的洋葱堆中。富哥手腳則稍為放慢一點,或許是茶水吧工作沒有那麼繁複。雖然他不用負責廚房工作,多是負責收錢或茶水吧的崗位,但他也強調,每天都需要預備很多東西,在這不是什麼都可以即興發揮。打開所有電開關水開關及熱水爐,有了熱水後,一切方能運作。茶水吧前及火爐上都擺放了銀色的老舊小水壺,比一般坊間看見的水壺小一半,待熱水煮滾後他把茶葉放進隔渣的小布袋內,再邊煮邊拉茶。茶好了,他又開始煮粥,份量大概只是粥店那種大鍋粥的四分一左右,始終冰室不是賣粥為主,說到這裡,不得不解釋一下老冰室的歷史。
 
啊,說到老字,這家冰室確實老得很,早於五十年代就已經存在。最初,富哥本來於附近梅窩開酒樓,有個店面屬於他們一家人,當時他的岳母向他們租了店面,開始經營「麥生記」,故此,富嫂其實比他更早於冰室打滾。後來,岳母年紀大了決定退休,於是他就結束酒樓生意,接手冰室,至今已經二十多年了。以前的梅窩比現在更簡樸,冰室亦然,光顧的都是街坊及工人,他們只賣咖啡﹑奶茶﹑三明治,還有粥,他笑指:「以前連煮麵都不用這麼麻煩,用湯碗泡熟就好」從前到現在,冰室最傳統的特色,就是一家人同心經營,也許在這種離塵之地,這樣才能生存,什麼是家族經營?就是整家小店工作的,都是自己人,剛掛上圍裙跟阿裕一起下廚的白髮老爺爺,就是舅父,稍後開店後,還有富嫂﹑二舅父﹑富嫂的表妹……
 
粗菜細做
瞄了瞄時鐘,還有十五分鐘就六點整,廚房氣氛有點緊張。雖然說冰室賣的食物都比較簡單,但他們都有一種執著,就如阿裕正準備下鍋的沙嗲牛肉。外面通常用切好一片片的牛肉,畢竟經過濃味的醃製,不需要太講究。但阿裕就嫌廉價牛肉肉質差,故此改買整塊牛肉回來自己一塊塊切,寧可費時費錢。加上一般買回來的沙嗲醬本身沒有味道,只有香味,他又要加鹽加糖配調味,再爆香洋葱及蒜頭,加入牛肉炒香,最後加上沙嗲汁煮到入味,放好備用。煮好沙嗲牛肉,計時器突然響起,只見阿裕匆匆走到蒸爐前,打開察看,剛開門,排骨的肉香彌漫著狹小的廚房。以往的冰室並沒有賣飯類,以前只是售賣黃色餐牌上的食物,由他接手後,開始加入了各種不同的食物,他解釋,這都是因應客人需求,因為早餐時段的客人開始要求吃飯,於是他就添加了蒸飯,如排骨飯﹑肉餅飯,中午也有供應。
 
滴答、滴答,終於到六點,雖說正式營業時間是六點半,但有數個熟客就是這個時間來到店裡,坐在自己的專屬位置,沉默地等待食物送到眼前。富哥只說了聲早安,寒暄幾句過後,就已經寫好了數張單,送到廚房,這些客人吃甚麼,他都清清楚楚,他又重複說著:「這裡生活很單純,好多人都是認得的,因為在梅窩都六十幾年啦,與客人都是很熟所以可以繼續做下去。」雖然阿裕接手後加入了不少新元素,例如以前麵啊﹑三明治啊﹑粥啊都是單點,如今有了早餐﹑午餐﹑常餐﹑特餐,至於煮法,始終都保留了舊式的傳統手法,就如富哥正在忙於沖製的奶茶,不少人都說這裡的奶茶味道特別好,他卻說沒有什麼特別, 只不過需要花點心思去製作。先講茶葉,他自己把茶葉混合成冰室獨有的味道,他強調需要足夠的火力去煮茶,味道就會好,而且每一杯奶茶都是現點現煮,即使他公開自己的秘方,別人要模仿這味道也沒有法子,還有一個秘訣是岳母傳授,就是奶跟糖需要同時間加入,茶夠滾再加入奶糖當中,這樣子喝了才不會感到不舒服。他捧著要送餐的幾杯奶茶,表示好的奶茶味道又香又滑,色澤分明,「普通簡單的食物,但我也會花心思去做。」
 
藥到病除
早餐的繁忙時間稍過,富哥較空閒時,就走到店內貼滿了牆壁的舊照前:「以前的舊區就是這樣。」放眼照片,是一列海邊的棚屋,又指畫著一點,展示以前舊店的位置。以前棚屋只有一條街,所以很多人光顧,冰室也有不少名人到訪,他指了指尤德泛黃照片,又興奮指著旁邊較新的二人合照,正是周潤發與舅父,他指發哥經常來光顧,爬山後就會來,最近上個星期才剛來過。望著麥生記最舊的店,改嘆著早已被拆光了。他猶記得舊時光:「我是梅窩原居民,梅窩過往是農業社會,家家都養家禽,我小時候有養豬,以前的農場好大,你說辛不辛苦呢,那時候不覺得,可以到處走,想吃魚就有魚,想吃什麼都有,自己捉囉!當然開心啦,無憂無慮。」現在,街坊大多數都搬走了,偶爾他們回來光顧,大家依然有感情,看著舊照,細數過去往事。
 
說著,熟客開始來到,阿裕從廚房走出,指著照片又指指眼前的大叔:「這個就是他囉!他一定要坐這個位子」走過隔壁的桌子,又指著另外兩個大叔道:「拍他們啦!這兩個早餐﹑午餐﹑下午茶都來吃,我老爸與他們認識幾十年了!」
他調侃,外面人每間都光顧一下,但這邊的人吃飯很奇怪,只喜歡光顧同一家餐廳,可以說沒有什麼競爭,各有各做,外面與小島屬兩個世界,他當然知道。阿裕曾經也出外闖蕩,直至二零一三至一四年左右,因為父親年紀大,身體更有一次出現不適,他才回來接手。他直言,這個世界沒有事情不辛苦,只在乎你喜不喜歡這份工作,喜歡的話就不覺得辛苦
 
這時不得不提一下疫情,但換來的竟然不是感嘆,富哥說:「好得意!每逢有疫症,都好多客人來這邊,覺得空氣很好?SARS年代都有好多人進來,梅窩真是逆市而行,跟你說你都不信!」如今他也沒有太多擔憂,畢竟把擔子都交到阿裕身上,推開玻璃門,富哥到門外喘一口氣,前方的小平房擋住了視線,他眼角微微一彎,彷彿訴說著,看得遠好,看得開更好。
 
麥生記冰室
地址:香港大嶼山梅窩涌口街38F號地舖
營業時間:6:30am-4pm
(《飲食男女》etw.hk/提供)
 
想看《飲食男女TW》現在就點我


一指在APP內訂閱《蘋果新聞網》按此了解更多


最熱獨家、最強內幕、最爆八卦
訂閱《蘋果》4大新聞信 完全免費

香港中環壽司店日籍型男主廚 浪子回頭變顧家男

威士忌《夢幻講座》今晚登場 限定加碼品飲格蘭菲迪30年波本桶原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