買房童話幻滅 新加坡年輕人政治冷感只求發大財

新加坡是移民理想國,這個童話故事的源頭,大部份來自於新加坡「人人有房住」的論述。新加坡平均居住面積為約8.9坪,比香港的約4.4坪大1倍。當港人住「劏房」都要月租1萬8千元台幣時,也就很羨慕有8成人住在組屋(國民住宅)的獅城,不過,近年新加坡年輕人直說「買不起房」,究竟港人羨慕的新加坡買房童話是否真實,香港《蘋果》記者這次就帶著這樣的疑問,到新加坡採訪。
 
自1960年代,新加坡建國之父李光耀已確立房屋、穩定民心、塑造人民歸屬感為重要政策,因此大量興建人民買得起的「組屋」。新加坡8成的土地都是政府的,為了快速收地通過《土地徵用法》,政府可以強制收回私人土地,將市民重新安排在不同地段,免於市中心人口過度擁擠。新加坡建國後的3年內,政府興建超過2萬1千套組屋,購買組屋時,政府不會把土地賣斷給業主,業主只享有99年的租賃權,也就是若政府需要徵收土地拆掉重建,業主就得搬走。
 
經過幾十年發展,新加坡現有私人住宅可自由購買,與只限公民購買的「組屋」形成「雙軌」市場,23個城鎮中共有100多萬套組屋,1960年,只有9%的新加坡人住在國宅,如今接近80%,其中超過9成購入組屋,約1成為租戶。以新加坡北部的3房組屋為例,約30萬元新幣(約665萬元台幣),首次購屋只需付頭期款,公積金可補貼約20至30%貸款(35至50歲的公積金貸款為月薪20%;僱主須額外貸款17%)。
 
根據國際公共政策顧問機構Demographia 2019年發表的數字,新加坡2018年的房價對入息比率為4.6倍,換句話說,新加坡人平均儲蓄4.6年,就能置產,緊接美國3.9年、加拿大4.3年等歐美國家;反觀香港,房價遠超過港人負擔能力,香港人要儲蓄20.9年才能置產,連續9年名列榜首。
 
26歲的新加坡金融顧問Angie與父母同住在90年代購入的約27.7坪4房式組屋,買入價約30萬新幣(約665萬元台幣),分20年貸款,她說:「雖然比起香港來說,新加坡情況好一點,但是你說容易買到樓?有錢就容易了。」Angie指出,全民置產的做法,不等於當地人沒有房屋問題和置產壓力。記者實地造訪Angie的組屋,面積之大讓記者和攝影師羨慕,但她強調家人雖然有房在手,多年來因須貸款導致流動現金不多,以至於一家人都在想怎樣全力賺錢,「所以,我們之前就把其中1個房間出租,增加收入」。
 
Angie的例子在新加坡並不罕見,專門研究新加坡政策的學者鄺健銘指出,新加坡從1968年開始,政府允許市民將部份公積金(CPF)用作購買一手或二手組屋,因此購買組屋者人數急增。然而,將一生儲蓄用作買樓,但手上的養老資金卻不足,衍生asset-rich-cash-poor的問題,讓新加坡養老成為近年備受關注的議題。
 
除此之外,當地建屋發展局單位(HDB)以折讓價格出售給新加坡永久居民,折扣隨經濟情況轉變,按市民負擔能力調整。一對夫婦畢生只有1次機會以折讓價格購置房產,單身人士則到35歲才可以申請,輪候時間約3至4年。年齡限制是為了鼓勵普遍晚婚的國民結婚,Angie笑說,因此有不少人為了買房而結婚,「我們結婚的時候不會問Do you want to marry me,我們會說Do you want to BTO(預購組屋)」。她認為,在新加坡低收入家庭可以獲得大量補貼,生活上不成問題,反而夾心階層最辛苦。
 
根據經濟學人智庫資料顯示,新加坡連續6年「榮登」全球生活成本最貴城市之首,貧富差距情況不比香港小,基尼系數同樣高於警戒線。Angie說:「在新加坡真的有些人買不起房而睡在機場,因為他們的收入不到低收入人士,拿不到福利,但又不夠錢買房,所以只能在中間一直打滾。」年輕的一輩為了積穀防饑,只有努力多打幾份工。訪問當日,她帶我們到她同事賣薯條的攤位幫忙,Angie朋友Yan Ling說,「賣薯條擺攤、還有做眼睫毛、保險,我們每人都有幾份工作,賺多一點錢,比較安全」。Angie補充說:「我們正職的一份工作只夠讓我們生存,但要生活(享受、存錢),我們就要去兼職、做生意,才能發大財。」
 
Angie說,這種不安感在這代年輕人中間瀰漫,組屋和公積金制度在年輕一輩眼中,不被視為「資產」,而是「鍍金牢籠」。尤其組屋99年租契讓他們了解到,用盡一生力氣買房,最終政府可因發展、租期收回,「所以對我來說,組屋不是買房,只是另外一種『租房』」。另外,加上政府當初推行「居者有其屋」,鼓勵業主購入組屋後,老年時可以大屋換小屋,或者賣房兌現,以房養老,然而組屋屋契年限只有99年,隨著屋齡上升,組屋市場價格不斷下跌,在市場兌現機會更低。
 
2017年前後,曾經有部份買家高價購買組屋,賭政府會重建高齡組屋,然而政府當時表明:「組屋到期後,必須要交還給政府,舊組屋未必能夠獲選入重建計劃中。」Angie指出,此舉等於破碎了新加坡人的「買樓夢」,用盡一輩子的力氣買房,但原來資產都是屬於政府的,「所以我們只想買私人公寓,始終屋契屬於自己比較好」。不過,她又說,現實情況是,他們未必負擔得起私人公寓的價格。
 
移民到新加坡的香港人大多都會考慮購入私宅,因為外國人在新加坡買組屋有不少限制,例如一對夫婦購入組屋,必須為新加坡公民,或其中1人是公民,另1人是永久居民;夫婦2人若是永久居民的外國家庭,可在公開市場上購買二手組屋,但必須獲得永久居民權後等滿3年。
 
移民新加坡5年的港人Warren現為永久居民,但因為單身,組屋就不在其考慮之列。2018年,他以約3440萬元台幣買下約27.7坪的房子,他指出,雖然買不到組屋,但私宅價格比香港更容易負擔,「香港差不多價錢,只買到約11.1坪」。
 
Warren笑言自己的主臥房「大過香港阿爸阿媽的房間」,現在他將其中2間房以約2萬4千元台幣租出,幫補每月約8.4萬元台幣貸款。他認為,新加坡「有素質」的生活讓他的思想也漸趨「穩定」,也明白為什麼新加坡人不熱衷政治。「我有一個理論,在社會中9成半的人都是普通人,包括我自己。普通人會覺得只要解決到房屋、教育、醫療問題,未必會再追求精神上的東西,例如自由民主」。他自言以前關心政治,但來到新加坡重心在於生活和賺錢,「由淺黃變成淺藍」,問他會否覺得自己「豬」(政治冷感)了?他說:「我們經常講港豬,新加坡人也有點豬,但是他們是快樂的豬。」
 
新加坡人現實,賺錢是他們第1信條。Angie說,在新加坡,「錢、學歷」是最重要的,對照香港反送中風波,她認為沒有機會在新加坡發生,「就連投票對我們來說,有我沒我都沒分別。因為我們覺得結果都是一樣的」。Angie認為,新一代用投票、民主去改變社會現實「太浪費時間」,「有時間的話我們都只想去賺錢,我們想要發大財」。她說,對於港人來說,新加坡是移民理想國,她沉思了一下說:「也許對比香港(房屋問題),新加坡可能好一點。但是你說新加坡有錢?你是說怎樣的有錢?Are you rich in cash?Are you rich in experience?」這個港人眼中的移民理想國,對她來說沒啥感覺,她想要離開到外國生活,但她補充一句:「我不想放棄新加坡護照,因為去很多地方都很方便(不用簽證)。」(香港《蘋果動新聞》╱提供)
 
記者:袁志敏
攝影:林亦

不少人對新加坡心存美好想像,但年輕一代缺乏安全感是事實,新加坡年輕人近年直說「買不起房」。

土生土長的新加坡人Angie想買私人公寓,主要原因是覺得現在的房間太小了。

Angie(後排左)怕老年在新加坡無法負擔生活,只有趁年輕打多幾份工,這天她協助同事擺餐車賣薯條。

港人Warren移民新加坡5年,有永久居民身份後第1時間置產。買房是人生大事,但他說香港似乎很難達到。

Warren以約3440萬元台幣購入約27.7坪私宅。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相關

Follow us

熱門目的地

最新推出

Follow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