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愛的故事】日單身宅男組聯盟 遊行反情人節:「要打倒戀愛資本主義」

日本有一個名為「無人愛革命聯盟」的組織,自2006年開始連續15年,每逢情人節和聖誕節,都會走到涉谷街頭遊行,大叫要「粉碎情人節」,究竟他們和情人節有什麼深仇大恨?

「粉碎情人節!不要根據您得到的巧克力數量,來確定人類的價值!」主席秋元貴之戴上墨鏡,拿著大聲公,在警方開路下,率領著11位參與遊行的成員,在涉谷街頭遊行。聯盟創立了「戀愛資本主義」這個概念,他們要做的不是反對人戀愛,而是要反對必須要戀愛和戀愛資本化這個想法,希望社會不要讓冇拖拍的人,感到被歧視。
 
打倒戀愛資本主義
秋元繼續喊著口號說:「戀愛不是義務,沒拍拖不應受到歧視!這些戀愛喪屍歌頌戀愛,令到我們這類無人愛的人很不爽。我們會和這些戀愛喪屍奮戰到底﹗」有受訪的路人說:「他們可能長得不夠英俊,沒有人氣,沒有巧克力很傷心,所以才發起這個運動。」他們走到街上,可說是鼓起了很大的勇氣,因為每一個人都在取笑他們。「今年我們已經把情人節,徹底打垮了!萬歲!萬歲!」
 
雖然遊行只是匆匆20分鐘,人數也是比10隻手指多一點,但他們一點也不兒戲,除了遊行前認真開了會,還會出外考察,尋找「戀愛資本主義」的證據。我們跟秋元先生走了一轉情侶拍拖勝地涉谷,訪問時臨近情人節,到處也是巧克力和情人節的周邊商品。「很貴呢!這隻巧克力熊要一萬日圓(約台幣2370元),這就是名副其實的戀愛資本主義。」表白可以有很多方法,秋元先生認為,「相比送巧克力,寫信又好,直接說也好,將自己的心意直接告訴對方,不是更好嗎?」
 
秋元覺得日本人有根深柢固的節日消費觀念,很多人更不理會節日原本的意義,最可惡的是廣告商人,連聖誕節都變成一個情侶慶祝的節日,他說:「我們不應跌進零食工廠的陰謀。」秋元也很喜歡食巧克力,他認為日本生產的縱使只是便利店買到的貨色,質素也很高。但喜歡食巧克力的他,從來沒有收過表白巧克力,「只收過媽媽送給我的,所以我不太清楚收到巧克力會是什麼感覺。」為了答謝他接受今次訪問,記者表示想送他巧克力,但他說:「多謝你的心意,但在我的立場上,非巧克力的東西會比較好。」就是這樣,我被人拒絕了。
 
秋元是聯盟的第三任主席,聯盟成立的原因,是第一任主席被女朋友飛了之後,想做一些搞笑行為來發洩。那晚第一任主席回家看到書架上的馬克思的《資本論》,深受啟發後便建立了「革命的非モテ同盟」。第一任主席當時走到街上演說,被警察帶走了。之後便從正常途徑申請遊行,聚集了有共同理念的朋友,這個傳統便一直流傳下來。雖然組織的名字是仿效馬克思,但秋元笑說:「組織與共產黨無關。」不過,聽聞創會主席已經無再參與聯盟的活動,秋元便強調:「他不繼續參加只是覺得累了,絕對不是因為他拍拖了。」但單身不是加入聯盟的必要條件,聯盟中亦有已婚的成員,只要理念一致便可。
 
為單身者提供精神慰藉
聯盟想要打倒的是一個概念,除了遊行讓更多人聽到他們的看法外,就沒有太多實際行動可以做。但秋元希望遊行至少可以為一班無人愛的人,提供精神的安全網,藉著活動安慰他們。他語氣激昂地說:「我想跟一群無人愛的人說,一個人過節日很孤單,但這不是個他們的錯。若果因為收不到巧克力而覺得難受,也不是他們的問題。」
 
以秋元十多年來的觀察,不受歡迎無人愛的人,大多都有精神障礙,例如過度活躍、專注力失調等,令他們不受社會認同。另外,社會還有一群好像秋元先生般,覺得單身感覺良好,不打算戀愛的人,他說「收入不高,要照顧多一個人負擔很大。我喜歡去旅行,要付二人份的錢也會很吃力。」
 
曾有朋友跟秋元分享,三十多歲可能還享受單身,但到50歲就未必,秋元說:「如果真的想結婚,可能到時再相睇,但我已有『獨』一世的覺悟。」他覺得自己這生人都沒什麼戀愛緣份,「一直順其自然到現在36歲了,便這個模樣。」所以是選擇還是認命,就只有他自己最清楚。(香港《蘋果動新聞》/提供)
 
記者:鄭汝翹
攝影:潘志恆

「無人愛革命聯盟」連續第15年於情人節在涉谷街頭遊行。香港《蘋果動新聞》/提供

成員們看似對情人節真的恨之入骨。香港《蘋果動新聞》/提供

日本著名電視節目《月曜夜未央》也有追訪今年的遊行。香港《蘋果動新聞》/提供

秋元說他不是太渴望收到巧克力,也不太奢求戀愛。香港《蘋果動新聞》/提供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相關

Follow us

熱門目的地

最新推出

Follow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