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離喪屍片】港女和150人關秘魯旅舍 人人可能帶原!確診也得住下去

「我現在的情況就像你看喪屍片的情節,困獸鬥,因為整間旅舍有150個人,可能每個人都是帶菌者(帶原者);也會有警察和軍人守在我們旅舍的門口,我們半步也不能離開。」臉書專頁《不想白活就變黑》版主――香港女子Tammy(化名)從去年年底,也就是武漢肺炎爆發前,就開始在北美洲和南美洲窮遊。
 
秘魯3月16日起鎖國,她就滯留於前往「天空之城」之稱的馬丘比丘必經城市庫斯科。幾天前,她在當地旅舍認識的墨西哥朋友發訊息告訴她,自己返國後確診武漢肺炎。她將這個壞消息通報旅舍,之後當地政府決定「絕對封鎖」整棟旅舍1至3個月,視情況解封,但何為「視情況」就不得而知。
 
面對噩耗,Tammy表示:「一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很多人都在哭,有人扔東西。當然我是害怕的,我在這間旅舍裡認識得最久、最親近的朋友說自己確診了,其實我也很有機會確診。」
 
之後旅舍又多了兩宗確診個案,但秘魯政府以費用太貴為由,不為所有住客做病毒測試,除非他們出現嚴重咳嗽或發燒等徵狀,否則想自費檢測也不行:「我唯一可以做的就是多做點運動和多喝水,靠自己身體對抗肺炎。這裡的另一個困境是,就算你真的確診了也要繼續留在旅舍裡,只不過是你能被獨立隔離,但也不會提供特別的藥物給你。」某程度上,她所在的旅舍就是一個「Herd immunity(群體免疫)」的小實驗場。
 
當地香港人得知Tammy遭遇,從超市買來一大袋食物,卻不能把東西直接送她。於是Tammy用晾衣繩,在其中一端扣著兩條毛巾,從二樓露台放繩子下去,對方將食物綁在一起,再慢慢像「打水」般吊上樓。當時一包泡菜拉麵已讓Tammy大感安慰,因為自從實行絕對封鎖,旅舍食物品質一落千丈,大多是黏糊糊的麥片和麵包,她說:「因為警察已經將旅舍位處的街道封鎖了,可能因此食物的進出有困難,旅舍唯有就地取材給我們一些比較差的食物。」
 
更可怕驚人的是,現在Tammy住的宿舍房共有11人,浴室、廁所都是共用。在這裡逗留一個月或更長時間,她擔心本來沒病也變成有病。隔離時規定了住客之間儘量相隔1公尺,共享空間不可以超過20人,而每天分批會有一個小時的「放風」時間。她感歎:「第一次真的覺得自己在坐牢,大部份時間要在房裡不能出來。有人叫你吃飯,你就出來吃飯,吃完飯就要回房間。坐牢的真實感是越來越重。」
 
食物不好吃,生活不好過,但Tammy和許多住客對員工心懷感激。當初鎖國,許多旅舍、酒店暫停營業,外國人頓失居所。但Tammy所在旅舍的員工願意留下照顧大家,並盡可能每天到房間清潔消毒,旅舍氣氛大致融洽。
 
許多人認為在疫情爆發下仍然出國旅行的人咎由自取,但Tammy在武漢肺炎爆發前已離開香港,展開長期旅程,並且整個2月都在難以上網、資訊不流通的古巴。當3月初到秘魯,考慮到當時南美個案比香港、美國和歐洲都要少,她和家人都以為留在南美繼續行程會較安全:「在歐洲地區等地方轉機其實都很高危,如果不是我住的旅舍有確診,其實我留在庫斯科是相對安全的,但有些事真的人算不如天算。」
 
香港入境處曾致電Tammy,但職員告訴她其實沒有什麼能幫忙。而她在旅舍強制隔離,離開日子遙遙無期,更要自費支付每日食宿費用。她說:「現在的狀況,即使有包機,秘魯政府也未必讓我離開。以我所知,有些其他國家的大使館,已經承諾負起隔離期間的住宿及膳食等費用。所以我希望即使香港政府不能立即在這個情況救我回港,至少能在金錢上幫忙。」(香港《蘋果動新聞》╱提供)

記者:蘇芷瑜

想看更多「只想旅行」↓↓↓
英國佛系抗疫嚇跑香港留學生 返鄉挨轟「只想平安」錯了嗎

祕魯這家青年旅舍有人確診武漢肺炎,當地政府立即派人清洗旅舍所在街道。翻攝《不想白活就變黑》臉書專頁、翻攝網路

香港女子Tammy入住14人的男女混合宿舍,現在房內有11人共住。受訪者提供

有好心的香港人到超市為Tammy購買糧食,她必須從陽台放繩子下去領取食物。受訪者提供

青年旅舍職員派發的口罩很薄,Tammy只戴了半天,鐵絲就斷開脫落。受訪者提供

青年旅舍的食物品質本來不錯,但絕對封鎖後,Tammy甚至用「難堪」來形容。受訪者提供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相關

Follow us

熱門目的地

最新推出

Follow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