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困義國】封城死寂驚聞台灣友染疫逝 無力感侵襲「人就這樣沒了」

(更新義大利目前的病例及死亡數)

義大利,是歐洲最早爆發武肺疫情、死亡數居冠國家 ,也是義籍神父呂若瑟的家鄉,已13萬5586人確診1萬7127死;相較台灣376例、5死,病例多359倍、死亡多3524倍,差距正逐日擴大中。

對住在台灣的人們來說,這染疫數如同距離般「遙不可及」,直到神父為家鄉告急獲台人愛心捐款灌爆帳戶,才引起社會關注義國困境;對棲身在佛羅倫斯(翡冷翠)疫城的30多歲台籍導遊Fabiola來說,這其實是一組令她感到「無力」的數字,持續上升意味著病毒擴散加速。
 
義大利不僅封鎖國境也自3月初起封城,眼看歐洲疫情高峰未歇,總理孔蒂(Giuseppe Conte)日前已宣布,全國封城措施將延至本月底、甚至5月。
 
對於解封日,Fabiola沒任何期待,她認為「等到有疫苗那天,這疫情才可能了結」,靠接台灣旅遊團謀生的她,重複說了兩遍「今年工作鐵定報銷了」。身處疫區,她徹底感受這場災難打亂大家的人生佈局。

封城日子 失去笑容臉上只剩累
 
台灣正開始進入「1米社交距離」防疫階段;Fabiola則早已在禁令下過了一個多月。
 
遭受疫情重擊的國度,人們究竟有何改變?Fabiola說:「路上很少看到笑容,多數人臉上都很累,應該是心累。」她這樣解讀,因為她心境正是如此。
 
她記得上一回出門已是上周二,外出頻率以周計算,因為沒事不能外出、跨區需通行證,問她可否去市中心領主廣場拍張著名地標大衛像,看看景點現貌多淒涼,她直接回說:「我不能去阿!我有什麼理由可去?」
 
她說,只要和人距離沒超過1米,就會有警察上前關切,隨身要攜帶證件,警察也有權隨時盤查路人或汽車,確認是否該區居民。

病毒攻陷整座城 失去自由換安全
 
病毒襲擊整個城市,失去自由是「保護」措施的副作用。
 
她因此很少出門,問她這一個月和幾個人說過話,她直接回說沒有,「只有到陽台洗衣服時,和一個鄰居話家常」,不會有人在街上講話、連超市也不講的,大家都會怕。
 
疫情讓這城市變安靜了,Fabiola說這是最大改變,不然義大利人很愛講話的。
 
街道人車甚少,行人不能交談、安靜到Fabiola通常只聽得到鄰居澆花聲;太過安靜卻使人不安,聽到遠方救護車鳴笛聲由遠而近最讓她煎熬,她說:「住家附近有醫院,聽到救護車聲最讓我不安,會心跳加快,很不舒服的感覺。」
 
因為救護車讓人聯想到急救和死亡,在疫情蔓延時刻更令人膽戰心驚。

身在疫城靠近危險 來自台灣死訊令人揪心
 
身在疫區,Fabiola感覺距離危險很近,但一則來自台灣的死訊最最令她震撼,日前因染疫病逝的奧捷團領隊,是她認識的同業,也曾帶過他的旅遊,她說:「沒想到一個人就這樣沒了!」
 
獲悉這種死亡消息讓她感到無力,她說:「這些生病死亡的人不是壞人,走的時候,親人還不能在身邊,真的很無辜。」
 
雖然害怕,她覺得現在自己一個人安頓在公寓也還安全,暫時沒打算回台灣,因她和家人都認為現在搭機太危險,她說:「現在沒直飛,我只能轉機,但機上很多人應該都是吃退燒藥後回去,反而更危險。」
 
見不到人、說不到話,Fabiola說,還好有通訊軟體,每天和家人報平安、偶爾和朋友聊聊,不然真的會崩潰,她得盡量安排自己的生活作息,通常睡上8至10小時,不是因為累,而是「睡覺時間過很快」,除了追劇、看書,多睡一點可以打發時間。
 
偶爾出門只為了到超市採買糧食,她說當地供貨無虞不用搶購,只是每場僅限倆人入場,光排隊等入場就要耗50分鐘以上,進場選貨要戴上吃手扒雞的塑膠手套,以防接觸病毒。

努力消毒頻繁洗衣 盡全力排除病毒
 
這還不夠,Fabiola把食物和日用品搬回家後,得努力擦拭和消毒,連購物袋和外出衣物都會馬上丟入洗衣機清洗。
 
對,洗東西是她最頻繁做的事。不僅衣服,連桌巾、椅套、床墊等各式能洗的都盡量洗,幾乎每兩天就會清潔一次,明明沒出門,她還是拼命洗手、克制不要摸臉,她說:「我手都快洗爛了、變得非常乾,因為我也會怕阿!況且洗東西也可以消耗時間。」
 
疫情讓生活變了樣,Fabiola說,封城後,公車還在跑,但通常只有一兩個人或空車,商店都關閉,只有超市和藥局還開著,就像末日浩劫過後般冷清,她期待疫情能在夏天趨緩,但也不敢想太多,因為於事無補,面對看不到盡頭的疫情,只能想辦法讓自己保持正向,才能繼續過日子。(陳思豪/台北報導)
 

義大利景點前人煙稀少。台籍義大利導遊Fabiola 提供

義大利街景空無一人。台籍義大利導遊Fabiola 提供

義大利一些景點都沒有旅客。台籍義大利導遊Fabiola 提供

相關

Follow us

熱門目的地

最新推出

Follow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