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遊樂園2】打造千間炮房 日本Love Hotel之父「要客人專注做愛」

每個民族都有獨特的個性,在情色方面,日本人可說是全世界最具創造性的。在70至80年昭和時代末期,因應人類生理需求而建成的Love Hotel(情趣酒店),華麗得猶如把主題樂園放進沒有窗戶的房間中,將「色」提升到藝術的層次,而透過了解昭和的情趣酒店,有助認識日本的性文化。
 
香港《蘋果》記者專訪受封「成人世界的華特迪士尼(Walter Elias Disney)」的亞美伊新,亞美伊先生設計超過1638間情趣房間,堪稱是「情趣房間之父」。75歲的亞美伊先生親切熱情,臉上掛著充滿朝氣、有活力的笑容。他的辦公室布置平實,但從他那件鮮豔的紅白格子恤衫,便知他不甘平凡。他說起1965年設計首間情趣酒店的契機,「有人買了一塊土地,想我幫忙設計,但我不想設計普通的東西。當年沒有Love Hotel的概念,帶女生過夜的短租房間,只是一個空房加一張有暖氣的日式桌子。於是我便嘗試把兩房打通,創造了『情趣酒店』這名詞,將這概念實踐出來。」
 
在夢幻的房間 專注做愛
一般人會覺得人生最重要的是「衣食住」,但亞美伊先生卻認為是「性食住」才對,他說:「性愛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是最美麗最重要的,是必要、並且不能看輕的事。我認為設計得最好的情趣房間,便是可以讓客人一整晚都不睡,只專注做愛。我想打造一個像迪士尼般夢幻的地方,成人的主題樂園。」
 
在情趣酒店未流行前,一般家庭因為空間狹窄,晚上會在客廳鋪上被鋪當睡房用,夫妻間根本沒有辦法滿足對方。亞美伊先生說:「我希望客人會把我的設計,當成是心目中的第二個房間。」亞美伊新認為主題、設備和互動性,是情趣酒店設計的三大重點。
 
1970年,大阪世界博覽會成功舉辦,掀起一股海外旅行熱潮,日本人當時極度嚮往歐美生活方式。亞美伊新把酒店的外觀設計成一艘郵輪,得到一致好評,他說:「我覺得一定要有話題性,要吸引雜誌注意,這才是最重要的。」1983年東京迪士尼樂園開幕,人氣爆棚,他便把情趣酒店房間主題化,有如主題樂園般。在沒有網路的年代,酒店客房透過特色的設計,吸引傳媒報導。亞美伊先生把所有異想天開的想法,都放在情趣酒店的設計上。他打開相簿,和記者分享他設計過的房間,倫敦之夜、情迷拉斯維加斯、迪斯可、自修室、泳池、桌球房、網球場、啤酒品牌、煙草品牌,甚至連他喜愛的棒球隊阪神虎,都成為了房間主題的設計概念。
 
有了靈感,亞美伊先生便會開始規劃,甚至連政治醜聞,也可以融入主題中。他說:「我把醜聞中一些人物的畫像,放到房間裡面,這樣可令客人感受到某種罪惡感。」可見主題多樣外,他也著重主題帶給客人的感覺。他跟我們分享了一個以Playboy兔子做主題的房間,他解釋:「我覺得人就像這隻綁著領帶的兔子,但做愛的時候會脫掉領帶,不再拘謹。」他笑說幸好那個年代,大家不是很注重版權問題,才可以任性地想做什麼便做。
 
1:1旋轉木馬 移動裝置添情趣
在房間內放入會移動的裝置,也是亞美伊先生的設計重點之一。他設計過一張可以上升的床,天花板可以打開,看到酒店外的景觀。他以漫畫《銀河鐵道999》出現過的車為造型,做成一張可以分拆再合體的床。他會把遊樂場設施如咖啡杯和旋轉木馬放到房內,他說:「這隻馬高1.5米,和真馬的比例是1:1。」SM房間內的人肉標靶可以轉動,他沾沾自喜地說SM房的客人,一訂便兩三天,因為設備實在太好。他翻著相簿說:「這個鞦韆可以兩個人一起坐。」我笑問客人可在鞦韆上做愛嗎?他笑說:「可以!你喜歡便可以!」
 
從亞美伊先生自信的表情,感覺到他非常滿意自己的設計,不過他也強調有家具工匠的手藝,才能實踐他的夢想。「我畫完設計圖就交給工匠,他們的技術很好,做出來的成品比我畫的圖更好,見到實物時我都很高興。」他指因為成本高,做工複雜,所有設計都只能做一件。
 
客人到情趣酒店的目的很明確,所以他非常重視如何提升交歡時的快感。他說:「做愛的時候,聽覺和視覺是最重要的。例如聽到嗚嗚呀呀的叫床聲,那種像剛出生嬰兒的哭聲,會令人更容易投入去做愛。」所以他曖昧地笑說,有時會把隔音做得差一點,讓客人隱約聽到隔壁房間的叫床聲。
 
問到情趣酒店必有的鏡子,他顯得特別興奮。「我擅長利用鏡子,人們說鏡子便等於亞美伊。」他說一開始擺放鏡子不是為了增加做愛快感,而是為了增加空間感,其後發現很多情侶會爭著租貼滿鏡子的房間。
 
鏡子營造錯覺 矮男振雄風
鏡子除了讓女孩子特別興奮,更能在視覺上拉長普遍矮小的日本男士身軀,重振雄風。聞名於世的旋轉床,設計概念源自於脫衣舞表演舞台。把床設計成圓形是為了可旋轉,轉動時便可以看到不同的鏡子。
 
合適的燈光,也可令人興奮。如何讓男女生的皮膚,看起來更加吸引人?他說:「紅光黃光粉紅色那些顏色,會更加令人興奮,綠色會令皮膚變黑,不可使用。情況就好像肉攤會打粉紅色的燈,讓肉看起來更吸引人。」以肉攤來作比喻,亞美伊先生說是實戰得來的經驗。他說:「一定要試用自己設計的房間,不親身享用過,你不會知道女生是否喜歡這些元素。」他指出當初是男生主動把女孩子帶到情趣酒店,但他推崇女生自主的性愛,女人應有選擇和享受性愛的權利。
 
除了講感覺講氣氛,還有一些實際功用的創意設施。當時很多人會到情趣酒店偷情,他花了一點心機設計了偷情電話,他笑說:「我會在房間準備好,打麻將、老虎機或新幹線的背景音效,在打電話的時候播放,瞞過話筒裡頭的另一半。」
 
亞美伊新堅持房間設計不重複,正因如此,特定的房間會有其粉絲,如果有客人使用那個房間,那粉絲就會在外面等。最初這些看似譁眾取寵的設計,被很多人潑冷水,誰知越多特別元素的房間越受歡迎。他說:「當年我在酒店開業之前,先邀請老人家住一個晚上,老人家都很開心,反而就會變成情趣酒店的粉絲。他們特別喜歡使用酒店的浴室設備,很想再過來一次。月底大家領薪水,都會豪花一晚到情趣酒店享受一番,所以情趣酒店就被稱為外泊產業。」
 
在那個年代報導情趣酒店資訊的雜誌會大賣,享用情趣酒店成了年輕人之間的潮流,老年客就因找回童心一試難忘。但隨著日本政府在1984年收緊《風俗營業法》,房間內有旋轉床,或超過1平方米以上鏡子的情趣酒店,都不得設置在住宅區、學校或醫院附近。他收起笑容說:「我認為風俗營業法根本是在針對我,鏡和旋轉移動的裝置全部都被禁,所以我風格的情趣酒店便越來越少。」
 
唱K打電動 失敗中的失敗
他強調現在的情趣酒店只是普通的裝潢,牆壁漆上不同的顏色,但每一間都好像倒模般,一點特色也沒有。他說:「我經常和現在的情趣酒店老闆說,你們這樣設計真的不行!這種快捷酒店的房間,根本不是情趣酒店。」加入卡拉OK、遊戲機這種娛樂設備,更是失敗中的失敗。「我認為房間設計應讓客人能好好享受性愛,整整兩小時甚至一整晚,不應該外加其他東西去消磨時間。」
 
隨著與一般酒店越來越相似,情趣酒店漸漸走向夕陽。亞美伊新二十多年前已沒有再設計情趣房間,他最後的設計,已在5、6年前結業了。雖然特色房間可租作為拍攝場地,近年更興起在情趣酒店舉行女孩聚會,開拓了新客源,但整體數目依然持續減少。他說:「我認為潮流興盛過後會沒落,是很正常的事。但沒有了真正的情趣酒店文化,始終都會感到一點悲傷。」(香港《蘋果動新聞》╱提供)
 
記者:鄭汝翹
攝影:潘志恆

日本「Love Hotel之父」亞美伊新便是在這張繪圖枱,設計出一間間天馬行空的情趣房間。

亞美伊新是阪神虎棒球隊的忠實粉絲,還將球隊設計成情趣房間的主題。

以阪神虎棒球隊為主題的房間。

亞美伊新笑說這是他當年的Dream Car。

他的設計靈感源源不絕,還將遊樂場設施如咖啡杯和旋轉木馬放到房內。

當年以亞美伊新制霸情趣酒店產業為題的報導。

亞美伊新出版過關於情趣酒店的書籍。

相關

Follow us

熱門目的地

最新推出

Follow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