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人7成拒戴罩「用腳打招呼」 她教人DIY口罩

武漢肺炎開始散播時,網路上香港人和台灣人(尤其是人妻)一片哀鴻,紛紛抱怨德國人「講不聽」,即使是另一半都不願意配合戴口罩。嫁到德國5年的香港女生Kaza是其中一人,幸好枕邊人算「聽話」,但眼見包括爺爺、奶奶在內的德國人耳朵硬,該國疫情又開始變嚴峻,她決定用私房錢做一個德文的自製口罩網站,教德國人戴口罩。
 
當時還是1月下旬,香港開始爆發武漢肺炎,她外出戴口罩還會被德國人投以不友善的目光,但她腦內卻一直盤旋著要做個德文教做口罩的網站,「我好歹經歷過SARS,我知道總有一天德國人會用得著的。」當時香港口罩供應不足,化學博士K Kwong(鄺士山)與裳樂匯坊Sew On Studio發布HK Mask可換式口罩,自行配備濾芯使用。Kaza靈機一動,知道機會來了。她立刻把紙樣翻譯成德文,再請老公幫忙做網站。可是德國老公卻叫不動,Kaza見狀,就花費450歐元(約1萬4660元台幣),聘用德國網頁設計師將網站翻譯成德文,並拍片教人縫紉口罩。
 
之後她眼見義大利疫情漸漸嚴重,亞洲地區疫情也來勢洶洶,心知不妙,猜想德國有天也許會封城。她便跑到各大超市買布料,準備材料包做口罩,「當時像螞蟻搬家一樣,到超市買大量的布、橡皮筋繩等等,又跑去跟奶奶借縫紉機」。Kaza平日忙著照顧21個月大的兒子,只能趁兒子睡午覺或者晚上才能縫口罩。原本在香港擔任工程監工的她笑說,對縫紉一竅不通,「縫第一個口罩搞了3、4小時,真的很痛苦。」儘管不愛縫紉,但她還是默默地縫,把口罩派給鄰居、硬塞給爺爺奶奶。她記得,當時塞給他們的時候,很尷尬。「德國人很相信專家的,但當時世衞一直說生病的人才需要口罩。」性格爽朗的Kaza笑說,「不想和奶奶因為口罩有糾紛,所以只說了一句『到時你們會用到的』就離開。」
 
到3月下旬,德國疫情開始嚴重,每天確診個案不斷上升。Kaza有天看到夫家戴著口罩的合照,並打電話跟她說:「原來你一直是對的。」Kaza興奮得大叫,說道:「那時候感覺『好開心』啊!」努力沒有白費,但網站遇上事事嚴謹的德國人仍是讓她碰壁。
 
Kaza指,3月下旬國內專家開始「轉風向」,鼓勵民眾戴口罩,保持社交距離。德國小鎮、網上開始有自製口罩熱潮。4月15日政府更宣布延長國民禁足令至5月3日,所有大型活動都禁止。不過Kaza說目測只有約3成人乖乖戴口罩。德國政府又開始討論法律問題,「他們說要立法禁止自製的布口罩不能稱為『口罩』,只能叫它為『掩蓋物』等。因為他們怕有人用口罩的名義賺錢。」不止如此,德國人對兒童私隱非常關注,Kaza網站本來po了嬰兒口罩紙樣,然而有天接獲電話投訴,指嬰兒容易窒息,戴口罩很危險等等,最後她和老公決定把嬰兒口罩紙樣下架,避免惹上官司。
 
儘管麻煩事不少,但Kaza仍然篤定要教德國人學香港人自救。因為Kaza老公做網上購物平台生意,最近更幫德國國內醫療用品公司搜購口罩,但發現其他國家如土耳其、中東等地早已落實不賣口罩給國外。德國口罩供應緊張,醫院、藥房及醫護保護裝備不足,她老公的公司最後只能向中國進口20萬個口罩,口罩送到來,驗貨時卻發現過濾層破了好幾個大洞。
 
口罩如黃金。Kaza認定2003年SARS「培訓」出的香港人「小強精神」總會感動德國人。她將網站資料發送給報章、大學、小鎮、鄰居等,又在Facebook和不同的網路平台轉載紙樣,遇上封城買不到材料的老婆婆就送上材料包給她們、遇上大男人不懂縫口罩就索性送上口罩。如此盡心盡力,她說因為對德國有感情:「在這裡享受自由、福利,他們有事當然想盡力幫忙。」她笑說:「我住在這裡,出事也會一起承擔的。」不過,叫她安慰的是,德國禁足令近日稍寬,Kaza一家探望夫家,誰料兩老竟然比他們緊張,只用腳打招呼,連可愛的孫子,都不抱為妙。Kaza笑說,聽話的德國人終於「信專家」,肺炎不是流感,這450歐元私房錢,她說,花得值得。(香港《蘋果動新聞》╱提供)
 
記者:袁志敏
照片由受訪者提供

香港女子Kaza嫁到德國5年,小孩才不到兩歲大。香港《蘋果動新聞》提供

香港女子Kaza嫁到德國5年,小孩才不到兩歲大。香港《蘋果動新聞》提供

Kaza夫家兩老原本不相信佩戴口罩可以阻隔病毒,後來見專家宣布佩戴口罩,他們便戴上Kaza自製的口罩,拍照給Kaza看。香港《蘋果動新聞》提供

Kaza夫家兩老原本不相信佩戴口罩可以阻隔病毒,後來見專家宣布佩戴口罩,他們便戴上Kaza自製的口罩,拍照給Kaza看。香港《蘋果動新聞》提供

Kaza(左)和老公在澳洲打工度假時相識相戀。香港《蘋果動新聞》提供

Kaza(左)和老公在澳洲打工度假時相識相戀。香港《蘋果動新聞》提供

相關

Follow us

熱門目的地

最新推出

Follow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