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租借家人】扮演人夫500次 日本社長「30個小孩當我親爸爸」

在日本,出租男女朋友屢見不鮮,但其實連家人也可出租。老公、爸爸、孫子,0歲到80歲的演員都有,你需要找人扮家人嗎?跟記者一起去諮詢一下。
 
日本目前規模最大、知名度最高的家人租賃公司,名叫Family Romance。香港《蘋果》記者抵達該公司位於東京都江東區的辦公室,社長石井裕一親自開門迎接。西裝筆挺、身形高大的石井先生,令人印象深刻。翻譯和記者各自體驗一次諮詢服務,石井首先對翻譯說:「我明白了,你只是因為寂寞想找一位出租女友。想要怎麼樣的女朋友呢?長或短髮?閒暇時喜歡做什麼?卡拉OK的話,你想唱歌給對方聽,還是聽對方唱歌?」
 
石井拿出演員目錄給翻譯過目,單在東京區,就有700至800名女生可供選擇。演員由客人評級,由E級到最高級的SSS,全國3000多位員工中,只有10多位是SSS級。他說:「以往出租女朋友給人的印象,都是大叔付費少女提供性服務。但現在有些客人只不過嫌拍拖麻煩,但寂寞時又想找人陪伴。租回來的伴侶,不會發脾氣,又會聽你傾訴,所以反而更開心。」
 
在Family Romance租借的女友,只可以牽手,攬腰甚至更親暱的行為都不可以。「拍拖」當日可以要求出租女友用暱稱,但只能跟著指定的行程活動。一次性的家人出租服務,4小時的收費20000日圓(約5672元台幣)。
 
有些出租服務並非一次性,如扮演夫妻甚至父母親,租賃關係可長達數年之久。這種虛假關係,最怕穿幫,所以角色背景設定很重要。記者模擬一位需要出租老公來滿足長輩的客人,石井拿出一張需求清單要記者填寫,例如拍拖多久、男方職業、每年收入;性格方面想要斯文安靜還是陽光健談?對其髮型、眼鏡和時尚品味又有什麼偏好?出租家人的一切設定,由客人決定,石井甚少提出建議,他說:「演員要記得委託人的所有資訊,一切基本資料、祖父母的名字、甚至離世寵物的名字,都要背熟。要比真正的丈夫,做得更加完美,是一個徹底的演員。」
 
曾經試過有離了婚的客人,因失去孩子的撫養權,但想帶初生嬰兒探望病重的祖父,便租了一個未滿1歲的演員。石井解釋:「出動嬰兒演員,會有特別保護措施,例如預備另一個角色,讓親生母親同場,也盡量不讓委託人以外的人接觸嬰兒。」
 
扮姦夫叩頭謝罪 收費30萬Yen
曾有一名女客人讓丈夫戴綠帽,丈夫想找姦夫算賬,但姦夫早已逃之夭夭。女客人找石井扮演姦夫,他說:「記得當時丈夫很氣憤,我貼上紋身貼紙,打扮像黑社會大哥,嘗試用氣勢壓一下對方。」他的道歉秘訣是,減輕對方的憤怒。未入屋前便給對方一個土下座(跪地叩頭),先發制人令對方動搖,然後堂堂正正充滿自信的,清楚道歉以示誠意,就算對方叫起身,也跪下足足30秒,絕不入屋。
 
石井笑說:「試過最恐怖的,對方是真正的黑幫,凶神惡煞。當時心裡想著很想回家。但就算對方衝過來要動手打,都不能說出我的演員身分。如果對方拿出刀,那只有一件事可以做,便是逃跑。」在眾多委託中,最難的便是謝罪代行,所以收費會特別貴,要價30萬日圓(約8萬5080元台幣)

石井向記者展示照片,是他在不同委託中的各種造型。他指著其中一張說:「那次我扮演新郎,我共結了8次婚。」他曾和女同志客戶辦了一個假婚禮,除了女方的家人之外,其他50位賓客都是租來的,整場婚禮花了200萬日圓(約56萬7200元台幣)。「演員們出席婚禮前會開會,討論一些背景設定,例如大學的時候玩什麼學會。」他又教導說,其中一個不穿幫的方法,是不斷問別人問題,不讓對方有機會問更深入的事。
 
外國人很難明白,為何要演一場大戲瞞騙全世界?石井有這樣的看法:「日本人有款待文化,比較著重表面工夫。若租賃家人令婚禮成功,委託人日後生活得較幸福順利的話,這個服務便有繼續下去的意義。」
 
因應各種家庭變化,日本在20年前開始,興起租賃親人,希望給客人一個小方便,或重溫親情,絕不涉及性交易。石井在10年前幫一位單親媽媽朋友,冒充孩子的父親去學校面試。雖然那次因生疏表現,未能為孩子考入心儀的私立幼稚園,但就令石井萌生創業念頭。他加入了租賃家人始祖、市之川龍一先生的出租親人網站,吸收經驗後,於2009年自立門戶。首先開設了網站,怎料到反應非常熱烈,收到很多查詢。他說:「由最初每個月20至30位客人,到現在每月大概是250至300單。」而最多的委託,始終是出租爸爸。
 
扮溫柔父4小時 不能心軟加時
根據厚生勞動省統計,日本一年有超過22萬對夫婦離婚,即平均每小時便有25對。石井目前擔當20個人夫,同時另有10多個角色正在「扮演」,更有客人光顧了10年,他說:「現在有20個家庭共30個孩子,把我當成是真正的父親。」
 
他為家暴離婚的單親家庭,飾演溫柔的父親,安撫因被欺凌而不願上學的女兒。他設定的角色是一位已經再婚的前夫,隔一段時間才會出現,就算外人在另一個場合發現他身邊有不同的家人,都只會認為是他再婚後的家庭。每次服務都是4小時,時間到工作便結束,不會有加鐘點這回事,就算「女兒」每次都哭著問為何要走,都不能心軟。
 
石井前後做過500個角色,演員不會投放感情,但客戶會習慣這個出租家人的存在,而他最不想見到客戶變得依賴。在租用丈夫的女性中,三至四成的人會向「丈夫」求婚,他說:「我面對這個誘惑的機率,大概有五成以上。但無論委託人多漂亮,我都會用非常抱歉的態度來拒絕。因為我飾演著客人想像中的理想丈夫和父親,不是真正的我。」
 
石井更遇過一些極端例子,收入有問題的單親媽媽,為了聘用出租丈夫而借錢。更可怕的是有客人成了跟蹤狂,他為此搬了三次家。「當發現這個關係已對客人帶來負面影響,我便會叫停服務。」不過也有員工跟客人結婚,雖然公司禁止,但既然宗旨是客人得到幸福,那麼結婚也算是幸福的一種,他會寄予祝福。
 
問到石井的感情生活,他表示曾跟各種類型的女生拍拖,但就因為職業病而選擇獨身,「我通常被人拋棄,前女友都埋怨不知道我在想什麼,因為我會很自然地抑制自己的感覺。尤其當我上午做完出租男友後,要用不同的態度去見女友,她無論如何都會覺得有種違和感。」他更害怕結婚生孩子之後,會混淆現實生活和工作,所以還未下定決心要成家。
 
以日本現在超高齡、少子化和獨居人士越來越多的社會結構看,租賃家人服務需求會越來越大。雖然這是一門生意,但石井先生說開設公司的理想,是不想客人不斷光顧,「希望客人可以透過我們的服務,重新建立自信。之後縱使不使用我們的服務,都能好好生活。」(香港《蘋果動新聞》╱提供)
 
記者:鄭汝翹
攝影:潘志恆

香港《蘋果》記者(右)與日本家人租賃公司Family Romance社長石井裕一扮情侶。

石井裕一表示,代客謝罪是眾多任務中最困難的一項。

石井應邀扮演客戶的親友,出席客人婚禮。

Family Romance旗下有上千名演員,祖父、爸媽、子女,任何家人都可以租回家。

正所謂做戲做全套,客戶可加錢與出租丈夫拍攝一系列照片,不時放上社交網站。

姓名和資料是真是假?只有演員自己知道。

德國導演荷索曾把石井的故事拍成電影,參加2019年坎城影展。

石井將自身的經歷寫成書《人類租賃店》。

石井扮演不同角色時有不同的造型,包括:御宅族、斥責專家、人生勝利組和人夫。

Family Romance演員會應客戶要求,設定角色。

石井前後做過500個角色,強調不會投放感情,他最不想見到客戶變得依賴。

因應社會和家庭變化,日本從20年前開始興起租賃親人服務。


一指在APP內訂閱《蘋果新聞網》按此了解更多


《蘋果》全新四大主題新聞信 盯緊疫情及重要新聞 訂閱完全免費
點我訂閲新聞信

相關

Follow us

熱門目的地

最新推出

Follow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