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敢生活誌】決戰在1X1公分 藝術修復大師蔡舜任眼中的慢台南

「藝術修復大師」幾個字之於外行來說,總帶有幾分崇高且神祕。眼前是古物藝術界人人尊敬的修復大師蔡舜任,他用堅定的口吻說:「我沒有要做偉大修復師、沒有要當第一人,對我來說,最重要的是面對這個藝術品、古蹟的時候,我要怎麼樣去理解它、對待它、呈現它。」

喀、喀、喀,刮刀一筆一畫輕柔落下,微弱的力道、專注的眼神,這是藝術修復大師――蔡舜任的日常,但所謂的「修復」可不只這筆畫之間。2003~2012年,蔡舜任在歐洲修習藝術修復、成為修復師,幾近天天苦練、研究,近10年的光景,已讓蔡舜任在國際間聲名大噪。他不僅是第一位進入義大利佛羅倫斯烏菲茲美術館為文藝復興作品進行修復的亞洲人,也是國際修復大師史蒂芬諾‧史卡佩里(Stefano Scarpelli)門下唯一的台灣弟子。原來,蔡舜任是知名畫家、作家蔣勳在東海大學的最後一位學生。提及蔣勳時,蔡舜任語氣無限感恩,他說:「老師是給予我自由思考、嚴謹學習。」認為自己的成績是因為受到蔣勳的啟蒙。

返台進入學術圈 立志傳承理念
10年前仍在荷蘭進行藝術修復的蔡舜任,受TEDXTaipei之邀,回到台灣演講、工作,偶然發現到台灣雖然已有部分修復藝術學校學系啟動,但是當時整個台灣拆除古蹟的狀況相當嚴重,旅居國外6、7年的他不禁在內心深埋下擔憂的種子:「下一個世代眼中看到的台灣,到底是什麼樣子的?」而後他持續替荷蘭政府為2010年上海世博做裝置藝術修復,但內心想返鄉的念頭早已萌芽。

2012年蔡舜任正式返國,受台灣藝術大學之託擔任助理教授近兩年的時間,一邊進行修復工事。回到台灣初期,蔡舜任笑稱自己像是在製作武林秘笈,外界恐怕不解他在做的事情,他把傳達自身在國外習得的技能、觀念和態度當作使命,盡可能的在演講或各種交流場合中,帶入學術專業。他也坦言,起初面臨不少困難和挫折,但他說:「我在做我想要做的事情,是能夠讓這個產業更好的事情,希望傳承給下一代,讓下一個世代有人能夠承接。」他認為要讓年輕人看見產業的希望,才會有更多人願意加入。

之於上述使命,蔡舜任所成立的TSJ藝術修復工事團隊,從品牌塑造、團隊制服、使用器材、修復空間的規劃,再到作品修復完成,全都以國際級的高標準要求。他對子弟兵說:「如果你心裡認同自己是一位可以把修復這件事做好的人就夠了。」面對物件的態度,永遠是他認為最核心的一件事。這也讓他的團隊,每每出手都會獲得極高的肯定和認同,因為蔡舜任總是要求精準正確。

「決戰就是在1X1公分之內。」

「最少的修復,就是最好的修復。」


「我不會說我的修復是100分,沒有100分的修復,需要修復的藝術品本身就不完美,怎麼可能把它做到完美?只有盡力去找到細節,然後對它負責。」

然而,面對每一件物件修復,蔡舜任認為應該呈現的是它的「美好」,那樣的「美好」並不一定是它最初的樣貌,因為再多的修復都不可能回到原初,也不該抹滅歷史和時間的痕跡。對他來說,自己並沒有所謂人稱「回溯時間、與作品對話」的空泛功力,其實只是比別人更了解物件細節、從它被生產到衰敗的過程罷了,因此更知道如何妥善處理,再藉由自身專業能力和手法多樣性來將它演繹、呈現。

修復門神畫作 受到國際表揚
在返台10年的時間,除了藝術收藏品修復,蔡舜任和團隊也參與台灣大大小小古蹟文物的修復,他心裡很明白古蹟對於全民是來說重要的資產,也認為國族主義意識抬頭,其實更需要這些老物件訴說時間、故事和演化。「每一件古蹟都在尋找自身的定位,它可以成為一個座標,講述時間和歷史,也訴說周圍發什麼事情,讓大家更了解這塊土地。」因此對於參與在其中,蔡舜任感到有趣也備感榮幸。

台灣民間信仰與民居生活密不可分,宮廟彩繪藝術亦是蔡舜任返台後積極參與的修復工事。2014年,蔡舜任發起「帶著門神去旅行」,他和團隊共同修復由已故廟宇畫師潘麗水繪製的4扇門神作品,獲得國際建築彩繪裝飾藝術研討會(Architectural Paint Research,簡稱APR)認可,前往瑞典發表成果,讓台灣的民間信仰傳統技藝之美站上國際舞台。

台灣最老的城隍廟――位於台南中西區的台灣府城隍廟,是最早一批被列為國定古蹟的建物之一;朱紅色木質門片上仍帶著歲月感的凹凸紋路,上頭門神精細的繪筆線條、華麗的神祉服飾,和潘麗水一席金黃色簽名筆觸,若非事先了解,根本看不出任何被修復過的痕跡,這就是藝術修復的可貴之處,將破損、汙垢重整,卻又不帶走時間軌跡。

另一處蔡舜任團隊歷時2年多進行修復工事的廟宇,也是台南必訪古蹟之一─八吉境關帝廳,它的內部裝飾藝術儼然是一處民間信仰藝術博物館,如潘麗水彩繪、潘春源字畫、朱玖瑩書法等等;泥塑關帝神像、木雕刻亦是難得的台南傳統工藝。

嚴謹的蔡舜任美食口袋名單又會是怎樣的店家?販售炭烤鰻魚丼的台南室町鰻丼,讓他讚不絕口,沒有誇張的擺盤或花俏的料理手法,每天白鰻活殺,以龍眼木炭現烤,搭配漬物、紫蘇葉、山葵和特製昆布柴魚高湯,每一口都是令人激賞的美味。(陳姿吟╱台南報導)

【果敢生活誌】有更多精彩的報導!

蔡舜任在返台之前已在國際修復藝術界有一番成就,卻選擇回到台灣深耕產業。 薛泰安攝

蔡舜任認為沒有100分的修復,而是能夠透過專業去理解物件,釐清後呈現。 薛泰安攝

蔡舜任帶採訪團隊近距離觀賞,台灣最老的城隍廟潘麗水門神作品,這也是他們參與的廟宇修復工事之一。 薛泰安攝

講起當時修復門神的緣分,蔡舜任和廟方都相當感動。薛泰安攝

無論是藝術品或是古蹟文物修復,蔡舜任認為專注力和態度是最重要的核心。蔡舜任提供

蔡舜任所成立的TSJ藝術修復工事團隊,從品牌塑造、團隊制服、使用器材、修復空間的規劃,再到到作品修復完成,全都以國際級的高標準要求。蔡舜任提供

台南城隍廟門口一景。陳棋婷攝

蔡舜任認為要讓更多年輕人加入,就得先讓他們看得到產業未來。薛泰安攝

神農街的室町鰻丼,是蔡舜任的美食口袋名單。陳祺婷攝

白蒲燒鰻魚丼茶泡飯。陳祺婷攝

蒲燒鰻魚丼。陳祺婷攝

即起免費看《蘋果新聞網》 歡迎分享

在APP內訂閱 看新聞無廣告 按此了解更多

相關

Follow us

熱門目的地

最新推出

Follow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