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德籍台灣媳婦跨5國9千公里返台尋根 卻因邊境封鎖回不了家

橫跨大半個地球、一場9000多公里的尋根之旅,卻因疫情阻斷回家的路。
 
56歲的德籍女子Ellen,帶著26歲台德混血的兒子Matthian今年一月中從德國出發,橫跨五個國家:奧地利、匈牙利、烏克蘭、俄國、中國,一路走陸路搭乘火車等工具,歷經三個星期,終於在2月3日自中國平潭搭船抵達台北;選擇辛苦走陸路,是因為Matthian搭飛機會莫名恐懼、脖子劇烈疼痛,但尋根的意念太強烈,母子倆排除萬難的踏上台灣土地。
 
和新店的奶奶度過愉快的幾個月時光,Matthian也完成台師大中文課程,母子二人原定本月初循「不搭機」計畫,返回德國,不料,武漢肺炎疫情攪局,海路中斷,沒有船舶可以搭載他們離開台灣到中國平潭,兩人也考慮過先到鄰近的香港、日本、新加坡等地,但不是沒有門路就是行不通,20多家旅行社、20多家貨櫃船公司,一通電話打過一通電話,仍不見返家的曙光。
 
而患有多發性軟骨症(類風濕性疾病)的Ellen,每個月要應付高額的藥物費用;她也擔心再也見不到在德國年邁的雙親,只希望窮盡一切方式,順利返回德國。
 
雙手合十,右手上中文刺青「愛自己」相當醒目,Ellen眼眶泛著淚光說,「如果有一個人,可以找到一條路,我會永遠感謝他」。
 
從德國到福爾摩沙 她與台灣的不解之緣

七月初的夏日午後,台北街頭還下著雨,《蘋果新聞網》記者與Ellen、Matthian約在歌德學院(台北)德國文化中心見面,母子倆共撐一把傘出現,兩人輕聲用德語交談,但Ellen一見到《蘋果》記者,立刻轉化成一口流利的中文。
 
原來,1986年時,22歲的Ellen自德國飄洋過海,來台灣師範大學國語教學中心學習中文,從此與台灣結下不解之緣。
 
第一次知道台灣這個地方,是Ellen6、7歲時,奶奶家的水果罐頭上,寫著Formosa(福爾摩沙)製造,年紀小小的她覺得這個名字很有意思,罐頭上當地女孩子的美麗圖像,更讓她嚮往,暗自下定決心長大後一定要去看看,在德國特里爾大學就讀期間,剛好有個來台唸書的機會,這是她第一次踏上台灣。

原本只預計在台停留半年,因為拿到台灣教育部的獎學金,加上Ellen真的很喜歡台灣生活,她說,除了風景漂亮,「大家都很積極跟你做朋友」,每天都能認識很多人,於是Ellen又在台灣多待了1年。
 
也因為這一年,Ellen的戀情也在台灣萌芽,認識了台籍前夫。即使Ellen返回德國後,兩人仍維持遠距離戀愛;直到Ellen取得中文系碩士學位後再回到台灣。但因早年台灣法律規定,職業軍人不得與外籍人士結婚,她和前夫交往了6年,法律鬆綁後才在1992年結婚,Ellen正式定居台灣,兩年後生下兒子Matthian。

異國臉孔讓她始終都是「外國人」 下定決心攜兒回德國

三人共組的小家庭就這樣度過了6年愉快的時光,Ellen很愛台灣,也積極融入台灣生活,對她而言,世界上有兩個家,一個是台灣、一個是德國,但她也意識到,不論她的中文說得有多好,異國的臉孔讓她在台灣始終就是「外國人」,走在路上總是會聽到「哇!你看外國人」,心情低落時聽到路人這麼說,偶爾還會萌生「下一個再叫我外國人,我就打他一頓」的想法。
 
「我永遠不會屬於台灣」的念頭一直揮之不去,Matthian又逐漸長大,到了快要唸小學的階段,Ellen自認若在台灣,課業上她幫不了忙,於是在2000年決定帶6歲的Matthian回到德國。
 
職業軍人的前夫隨後也退伍,一起移居德國,但前夫適應不了當地的生活,幾個星期後就選擇回到台灣,往後幾年前夫雖然在台、德間往返,但兩人還是在2005年離婚。
 
在德國念書長大的Matthian,12、13歲時竟告訴Ellen「他不要講中文」,隨著年紀慢慢大了,才對中文蘊藏的文化、歷史產生興趣,才意識到「這也是我的一部分」。

於是Ellen起心動念,與其讓Matthian空想台灣,不如讓他親自踏上這塊土地,看看奶奶,就可以知道,「我這部分比較像德國人、這部分像台灣人,這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我是他媽媽,當年把他帶走,我有這個責任,把他帶回來」。
 
但沒想到,回到台灣的路竟然這麼困難。
 
2015年Ellen安排好返台事宜,機票買了、旅館訂了,萬事俱備,準備帶著15年未回台的Matthian出發,出發前一、兩天,Matthian突然說,「不能坐飛機」,一想到就緊張萬分,出發前緊急就醫,嘗試服用安眠藥,也無法平撫心緒,只好臨時取消返台計畫。

Matthian的不適症狀,是12歲那年突然開始的,當時家人一起到法國巴黎旅遊,Matthian在搭乘飛機時,脖子非常不舒服,「好像有人要砍掉他的脖子」,所以從巴黎回德國那段路程,改搭火車,自此Matthian再也不曾搭過飛機。

無法搭機就走陸路 展開9000公里尋根長征

Matthian說,只要一想到要坐飛機,脖子會一陣劇烈疼痛,他會莫名感到緊張,心跳加速,渾身是汗,甚至伴隨頭暈,尤其想到飛機是空中交通工具,沒法馬上離開,又無法預料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內心十分恐懼,「就會更害怕」。看了不少醫師,也開了各式藥物,都無法緩解症狀,也找不到原因。
 
第一次返台計畫就這樣斷然喊卡,2019年9月Ellen再次展開返台計畫,一樣準備就緒,出發當天,車子快到德國法蘭克福機場時,Matthian的搭機恐懼再次襲來,「媽媽我不能去!」見到兒子極度害怕、全身盜汗的模樣,Ellen也只能打消念頭,最後只有她隻身一人來到台灣。
 
Ellen知道台灣親友會有多失望,她也相當愧疚地說,「大家高興期待,準備好活動,結果又跟人家說『歹勢,我們不能去』。人家會說:欸,你們神經病啊!我們為你們準備好兩次!」
 
但是,Ellen還是想讓兒子看看這個他出生的地方,「我一定要帶他來台灣!」所以Ellen回到德國後,告訴Matthian「我們總會找到一條路」,於是開始「不搭機」計畫,以坐火車、坐車、坐船等交通方式,橫跨數個國度、城市,9000多公里的漫漫長征,就這樣開始了!

旅程一波三折 遭俄國海關問訊仍心有餘悸

光是文件的準備就頗受周折,因為走陸路、海路,他們準備從奧地利到匈牙利,再到烏克蘭、俄國,最後從中國搭船到台灣。就是因為進入中國,Matthian護照上出生地寫著「台北,台灣」,申請簽證時受到中方單位刁難,對方甚至說,「沒有台灣這個國家」,要求寫「台北,中國」或「台北」,否則無法蓋章,屆時不准放行。

Matthian只好緊急更換新護照,將出生地寫為「台北」,出發前一天才拿到換發的新護照。心中大石好不容易放下,誰知道考驗才正要開始;今年1月16日,母子倆正式出發,從德國到奧地利,再經匈牙利、烏克蘭,一路堪稱平順,直到抵達德國海關時,卻遭警察攔下。
 
原來是因為Matthian的德國護照是臨時更換,有效期限僅一年、封面是綠色,跟Ellen所持德國常規的紅色護照不同,俄國海關質疑Matthian偽造護照,盤問了1個多小時,不斷重複訊問:「做什麼工作?有沒有坐過牢?有無吸毒?為何有錢旅行?為何護照顏色不同?」如同電影般的場景,Matthian仍心有餘悸地說,「這是來台灣途中最可怕的關卡」。

好在最後仍順利從俄國轉入中國滿洲里市,但又再度因護照顏色遭到詢問,不過,與在俄國的際遇不同,當中國海關知道Matthian目的地是台灣時,竟然積極遊說他改去北京、上海念書,連美食都搬出來「「那邊吃的比台灣好吃,幹嘛去台灣」,這段意外插曲讓Ellen和Matthian啼笑皆非。

5個國家9千里路 「台灣我來了!」

母子倆一路再到中國平潭,當時已是一月底,武漢肺炎的疫情開始升溫,路上幾乎都沒有人車,到處都設屏障難以通行,所幸平潭當地警察協助,他們順利在平潭坐上渡輪,三個多小時東搖西晃的航程,終於在2月3日,離開德國快三個星期後,Ellen和Matthian踏上了台灣的土地。
 
「台北很有意思!我回來了!」見到了奶奶,重新認識了台灣這個Matthian的出生地,Matthian很開心,尤其是跟奶奶見面。
 
時間過得很快,母子倆原本計畫7月初就要返回德國,但是,武漢肺炎疫情卻在全球肆虐,各國邊境管制的結果下,讓原本就只能走陸路、海路的Ellen和Matthian,再度面對困境。
 
不只Matthian的搭機恐懼,Ellen也有醫療用藥的需求。

Ellen罹患多發性軟骨症(類風濕性疾病),症狀輕時疲憊不堪,嚴重時會讓她走路不穩,搖搖晃晃,多年前左臉還一度癱瘓,她需要長期服藥控制病情;今年4月原計畫要先回德國一趟,除了處理她和Matthian的簽證問題,也要向醫師拿藥,但疫情卡關,她擔心離開台灣後很難再回來,最後只能作罷。
 
來台路遙 返德更困難 只是要一條回家的路

接著她開始尋找可以帶著兒子不搭飛機離開台灣的方式,拿著筆記本,Ellen細數她找了20多家旅行社、20多家貨櫃船公司,也尋求德國在台協會、台灣交通部、外交部,但礙於疫情難以預料,沒人可以告訴她,從台灣出發的時間是何時,下一站又是落腳何處,更不曉得還有誰能問,眼下,沒有任何方法,讓Ellen相當無奈。

他們不是沒有想過透過藥物控制,讓Matthian可以搭乘飛機,但醫師開的鎮定藥劑,Matthian吃了一點效果都沒有,原本以為是藥物效力不足,吃了一顆藥的Ellen卻一路昏睡到隔日中午。搭機方式行不通,他們繼續想辦法,但仍處處碰壁。
 
Ellen不能丟下兒子自己返德,「我不可能一個人讓他留在這裡,這個我做不到」。而她所需服藥物的龐大經濟負擔,也著實感到吃力,醫療保險不會給付,她一個月就須耗費3萬元的藥費。
 
更重要的是,想到在德國年邁的雙親,一直帶著笑容的Ellen忍不住潰堤,她說,父親88歲、媽媽80歲,年事已高,現在只能視訊通話,父親擔憂「這輩子都不會再見到你們了!」
 
Ellen說,她非常了解規定,也感謝台灣相關單位都很客氣地提供協助,只是她不願相信沒任何出路,不論如何都要試盡各種方法。希望外界知道他們的情況後,「看看兩個可憐蟲,就幫忙找出路,至少是一個機會,我會永遠感謝。」她堅持,不到最後不放棄,「所有路都要試過一次」,要是真的無路可走,她也會接受結果。(周彥妤/台北報導)

====網友回應====
Peter Joy:感人的萬里尋根之旅。

出版時間:0011
更新時間:0925(新增網友回應)

德籍台灣媳婦Ellen帶著26歲台德混血的兒子Matthian返台尋根,卻因疫情無法返國。侯世駿攝

德籍台灣媳婦Ellen帶著26歲台德混血的兒子Matthian返台尋根,卻因疫情無法返國。侯世駿攝

即起免費看《蘋果新聞網》 歡迎分享

在APP內訂閱 看新聞無廣告 按此了解更多

相關

Follow us

熱門目的地

最新推出

Follow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