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年代中產移民回流香港 半百再度離鄉「逃避恐懼」

「爭渡,爭渡,驚起一灘鷗鷺。」李清照的《如夢令》可謂80至90年代初香港人爭相移民的寫照。80年代,英國與中國就香港的前途問題談判,中國經濟長期落後、文化大革命加上六四事件,大量香港人對中國政治情勢抱不信任態度,開始關注香港的前途危機。

97前中產移民當「保險」

「我們這個年紀,怎會不喜歡留在香港?人家告老還鄉,誰會臨老才離鄉背井找新生活?以前移民,是因不確定的恐懼,所以放棄事業離開;現在是因確定的恐懼而走。」今年61歲的楊志良(Raymond)是資深會計師,擁有自己的事務所;90年代初移民到加拿大後,因不適應當地的工作節奏,於是在1996年回流香港生活至今。

相關專題:【遠走他鄉】港人移居加拿大收入減半 「為小朋友成長值得」

Raymond(中)在89年與太太結婚後,移民到加拿大,並加入加拿大的會計師公會成為理事。香港《蘋果動新聞》提供

根據香港統計處的資料,1990年至1994年間是移民高峰期,每年平均約有57,000人移民。移民浪潮主要受到1989年的六四事件影響,動搖到港人對中國政府的信心,香港回歸後的政治經濟前景不明朗,而取得外國護照既可以當作保險,又能尋求優渥生活、為子女提供高水平教育。大部份有能力移民的,都是專業人士、中產階級,移民地以英國、美國、加拿大等地為主,Raymond是其中一個。

相關專題:【遠走他鄉】為8歲愛女移民加拿大 24孝老爸無悔從零開始

他認為加拿大人真正做到工作與生活平衡,但熱愛工作的他因感當地的工作單調刻板而決定於96年回流香港。香港《蘋果動新聞》提供

香港工作機會多發展好

「我實在太喜歡工作,在香港工作會發展得更好,而且得到更大的滿足感,不是錢的問題。」Raymond回想起他以前替電影公司做會計,身在加拿大的他與香港仍有很多工作上的聯繫,試過因為傳真數量太多,令傳真機的膠都溶掉。他常坐飛機往返加拿大與香港,當這樣飛來飛去的時候,雖然人是移民到加拿大,但一顆心卻「離地」上了高空數萬呎,「現時回想起當時的生活,最後悔的,就是未完全融入主流社會。」

Raymond笑言:「我的心得是,買樓就盡量不要買中國人的樓,要買洋人的樓,感覺較有格調、外國情懷;但住得久了就變了『中國人的樓』,因為我們不懂保養。」香港人剛移民到埗的時候,人生路不熟,好依賴華人圈子的親朋戚友作「盲公竹」,由找學校、找住所到填寫遞交各項資料。「但住得長時間、熟悉環境後,好有趣,香港人就喜歡搬離華人圈子,遷往外國人社區。」

Raymond移民加拿大時居住的獨立屋,他指有好多香港人不懂打理獨立屋,所以在溫哥華有很多有錢人就剷平草皮變成混凝土,較易打理,但其實這樣是會惹加拿大人討厭。香港《蘋果動新聞》提供

母親不諳英語仍堅持移民

在80、90年代的移民潮背景下,如果說Raymond的情況是反射香港中產在事業與生活抉擇的掙扎,那麼李潔芝(Frances)的情況,則是父母為子女設想而令家庭分散兩地的掙扎。Frances的外公是當時五大糧油雜貨店的老闆,她媽媽幫忙管理家族生意,到香港後認識了當時是皇家警察的爸爸,之後在香港成家立室,生了6個女兒,Frances排行第三。當時香港只有兩所大學,Frances的媽媽認為,如果想6名女兒都可以讀大學,唯一出路就是出國讀書;而且她經歷過共產黨統治,認為出國念書是一個好好的機會:既可以離開香港,也可以逃避共產黨。Frances的媽媽就這樣將女兒分批送往外國念高中及大學,「後來我媽媽就認為『不行,我們還有2個女兒未出國念書』,就對我爸爸說『不可以繼續這樣,不如考慮移民』。」

相關專題:【遠走他鄉】港人瘋移民日本 最新工作簽證招農夫、清潔工

2014年的時候,Frances認為她在加拿大生活了好長時間,而自己尚算年輕,亦想嘗試更多事物,於是決定回流香港。香港《蘋果動新聞》提供

在網路未發達的年代,Frances的媽媽走遍加拿大10個省3個特區,實地考察尋找安樂窩。90年代Frances就這樣全家移民到加拿大,但Frances自覺念書不行,所以與爸爸一同留在香港工作。當時的Frances從事保險行業,更是全球保險業中排第二的頂尖保險員,所以認為留在香港更有發展事業的空間。「我爸爸不喜歡外國生活,所以只住了一個月就回港;但我媽媽非常喜歡,即使不諳英語都喜歡結交外國人,非常融入到當地生活。」

到90年代中期,Frances到加拿大探親時,妹妹隨意幫她申請移民加拿大,誰知一舉成功了。「還記得我妹妹就在廚房問我今天要忙什麼,我答她沒事忙,她就說『不如你試試移民,單獨移民』。之後,有天突然收到我妹妹的電話,問我記不記得曾申請移民,已經成功了。」當時Frances已經由保險業轉職為投資地皮的加拿大公司,剛好加拿大總公司有職位讓她內部調職,她於2003年移民至加拿大。2014年的時候,Frances認為她在加拿大生活了好長時間,認為自己尚算年輕,也想嘗試更多事物,於是決定回流香港。

Frances在六姊妹中排行第三,母親帶她們姊妹移民後,一家人就聚少離多,只有在結婚等大事時才能一家團聚。香港《蘋果動新聞》提供

移民潮再臨的抉擇

面對2020年香港的局勢演變,Raymond認為自己應該會第二度離開香港這個家,而這次是退休,應該不會再回來。「最重要是安全感及舒服,那就是家。」但他認為,現在香港已有種看不見的限制,令他不敢暢所欲言。他指,連未曾在外國住過的哥哥都會離開,到英國長住,「我哥走,是因為他的子女走,為家庭的聯繫所以跟著離開。」而Frances就想繼續留在香港,但有離開的可能,「香港永遠都是家,外國始終是別人的地方。因為我們始終是華人,有好多機會都是留予主流社會的白人,事實上我們可以發揮的機會是較少的。」(香港《蘋果動新聞》╱提供)

記者:梁中勝

攝影:張志孟

編輯:鄒仲安

相關專題:【遠走他鄉】港人移民馬來西亞吐心聲 「想找個地方生活」

Frances是加拿大總公司中唯一的華人女性,她認為在白人男性主導的職場與他們打交道的經歷及滿足感難以在香港獲得。香港《蘋果動新聞》提供

Frances的父母在1993年、網路還不發達的年代,走遍加拿大10個省3個特區,實地考察尋找安樂窩。移民後生活品質大大提升。香港《蘋果動新聞》提供

Frances指在香港的時候,養狗對他們來說是額外花費,移民加拿大後,居住環境不但由500呎變成2,000呎,還有空間養狗。香港《蘋果動新聞》提供

相關

Follow us

熱門目的地

最新推出

Follow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