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空業寒冬】疫下機師月入4萬變外賣仔

人工高、福利好、高大威猛、英文流利,說起這些特點,相信大家都會想到機師。我們一直認為機師是一份「夢幻職業」。這次我們邀請了3位機師來分享機師的真實生活。

二級副機師起薪點約4萬

電影中的機師總是戴著太陽眼鏡,但到底是裝飾還是有實際用途?原來當飛機以巡行高度飛行時,會高於雲層,陽光會直射進駕駛艙。「特別是航班向東飛的時候,光線刺眼得張不開。」阿古(化名)說道,如果沒有太陽眼鏡的話,機師們的眼睛會因此受傷,而無法再駕駛飛機。所以有些機師會將白紙摩擦到有靜電,甚至用反光板封上窗戶。

阿古更指有些機師活像得個電影明星,例如他們下班步出客運大樓時,不但不會脫下肩章和其他標記,更要穿得整整齊齊,生怕別人不知自己是機師。然而他們認為,今時今日機師不再是高薪厚職,一般二級副機師的起薪點只有4萬,可能一層樓也買不起。

曾有空姐酒店「多人運動」驚動警察

不少人總會覺得機師可以近水樓台,很容易結識空姐,畢竟有機會一起飛往外地。可是事實上和相同機組人員飛不同地方的機會不多,而且不是所有機組人員都會一同下班消遣,所以並不是想像中般容易。「空姐上班看到你,下班不想理會你。」阿示(化名)笑說。不過機師和其他空服人員間還是有些秘聞。曾有機師跟空姐回酒店時,進升降機故意不按自己所住的樓層,而去了空姐所住的樓層。直到空姐問他住在哪層,才裝傻說忘了按自己樓層。

當然不是只有機師作主動,有空姐曾替機師遞上水杯時,在杯底藏有字條。最令人錯愕的是,有些機組人員去到外地時的行為。「曾經有空姐在酒店房間進行『多人運動』,但沒有拉上窗簾,結果被誤以為發生強暴案,要警察到場了解事情經過。」Adrian(化名)憶述。可是3位機師都指這些情況其實很罕見,更多是個人問題,而非職業關係。

■阿示指駕駛艙是全機最為骯髒的地方。香港《蘋果動新聞》提供

廉航機師餐點只有一碗飯加鹹牛肉

普遍短途機會有兩位機師,一位主要負責飛行,另一位負責監察。如果遇上一位不合的同伴,可能整個旅程都不會聊天,甚至有些機長會較易動怒,要由同伴照顧他的需要。阿示指,例如有一位機長肚餓就便會發脾氣,所以當感到他有點煩躁,就會叫機長吃點東西,「好像照顧寵物般,來照顧上司的。」

不要以為機師的飛機餐會比乘客好,某些廉航公司機師的飛機餐只有一碗飯和鹹牛肉。即使不是廉航公司,也只會準備冷凍食品為主的餐點給機師,但假如有剩下乘客的飛機餐,機師們和機組人員也可以選擇。阿示說機師不能吃相同的飛機餐,以防食物中毒,所以自己一定會先讓機長決定吃什麼,以免挑選了機長想吃的餐點。阿古表示某些客機的餐點較好,可以選擇商務艙的飛機餐。自己曾吃過類似煲仔飯的飛機餐,覺得味道很不錯。

■阿古說如果和機長拍檔不投契時,便惟有專注自己工作。香港《蘋果動新聞》提供

自動駕駛時機師在做什麼

作為乘客,經常會對降落時抱有疑問,例如是否一定會感到顛簸?阿古和阿示都指出,有時候機師是故意大力一點撞向跑道,以確保飛機著地、不會滑胎。Adrian更說部份機種機身較輕,所以會較易感到顛簸。即使是降落流暢,也不一定是因為機師的技術關係,「我們有自動降落系統,有時降落得好未必是機師的功勞,只是電腦系統的工作。」

而說到自動系統,很多時候當飛機起飛後,就會切換成自動駕駛,那時候機師又要做什麼?「大約平均1分鐘,我就要看一看螢幕、周圍環境,儀表數字是否正常。」Adrian表示機師的作用是,要預想飛機發生問題時要如何處理,讓飛機安全降落。例如機艙突然發生火警,應該飛往哪個機場、遇上颱風時又應選用哪條路線較安全等等。這些工作也是自動駕駛不會做得到的,也是機師最有價值的地方。

■Adrian表示客運飛機的飛行程序會較嚴謹。香港《蘋果動新聞》提供

如何入行當機師

說了那麼多機師的工作情況,如果想在香港成為機師又能怎樣做?假若你有充足財政預算,可以到澳洲等地自資考取商業飛行員執照,再慢慢累積經驗,加入本地航空公司。相對較便宜的做法是報考本地航空公司的見習機師培訓計劃,經過面試篩選後,會資助學員到澳洲修讀6至8個月的理論課程,另外再有實際飛行課程。所有內容必須合格才能擔任機師。不過Adrian提醒,現時航空公司較以前對學員的容忍度較低,「若有2、3科不合格,重考一次就會送你回香港。」

■3位受訪者也認為機師不是想像中般美好,背後要付出很多努力才能做到。香港《蘋果動新聞》提供

機師難轉行入行就會做一世

雖然在行外人眼中,機師是一份高薪厚職的工作,不過其實沒有人看到他們背後付出了多少時間、金錢才能有現時的生活。所以阿示認為不能只因薪酬而有入行打算,一定要喜歡去不同的地方才好考慮入行。而且機師所學的技能過於專門,好像現時市道低迷,轉行就一定要從事完全不相關的工作,不論收入和工時也會跟機師有很大分別。例如Adrian表示,有朋友要轉行送外賣,或考取巴士執照、貨櫃車執照。但3位機師也認為,當初入行就沒有想過要離開,「通常我們入行就是一輩子。」即使現時可能要短暫性轉行,他們也等着行業復甦,再翱翔天際。(香港《蘋果動新聞》/提供)

記者:麥景朗

攝影:許先煜、鄭明川

編輯:鄒仲安

相關

Follow us

熱門目的地

最新推出

Follow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