療癒人心的水族館 達人帶逛金魚街

一個個充了氧氣的透明塑膠袋,裝著五顏六色的觀賞魚,整齊的掛在鐵絲網上,標上價錢任君挑選,這個國際馳名的獨特畫面,沒錯!正是人所共知的鬧市水族館-金魚街。

旺角通菜街由旺角道到水渠道的一段,由七十年代開始便是金魚商販的大本營,街道兩旁出售觀賞魚的店鋪林立,據聞全盛時期連計樓上舖便有過百間水族店。如果你還以為玩水族就是養金魚,又或只是年長老友記的玩意,便大錯特錯。今天記者就請了15歲的生力軍魚友Ryan ,帶我這個外行人遊金魚街。

Ryan自小在爸爸和哥哥的薰陶下接觸觀賞魚的世界,三、四年前開始,每星期都會獨自逛金魚街,「有時下課,便會到這裡逛逛,輕鬆一下,從街頭逛到街尾,走一圈。」除了為家中近百條鹹淡水觀賞魚添置日用品,他更喜歡觀察店舖內人群的交流,感受滿滿的人情味。所以他爽快答應了這次的導賞之旅,希望分享更多養魚的樂趣,替出售觀賞魚這個夕陽行業,以及漸漸失色的金魚街添一點動力。

第一站,我們來到位於通菜街弼街十字路口旁的水納百川。Ryan說:「這店的魚質素實在很不錯,死傷率十分低。最主要是可以讓你慢慢觀察,看中哪一條魚才去撈起。」為了飼養近百條魚,Ryan指家中有多達16個魚缸,所以除了觀察魚兒游姿的穩定性來判斷健康程度,還會分析其體形和性格,安排放在最適合的魚缸。他說:「袋仔魚雖然很方便,看中付款便可拿走,但如要選出狀態最好的魚,始終在魚缸挑選較好。」

放假去哪玩:海生館「企鵝飼育照護體驗」正夯 首場開賣30分鐘內額滿

一星期逛兩次金魚街,已成為Ryan的指定休閒活動。香港「蘋果動新聞」/提供

水納百川店主阿古,一年多前從樓上舖搬到路面店,他指養魚很大學問,難假手於人,加上地舖人流多,基本上沒有休息時間。香港「蘋果動新聞」/提供

老闆不理你 可能他也不懂養魚

由於幾乎沒有同齡朋友能跟Ryan分享養魚的樂趣,所以魚街的老闆們便成了他最好的魚友。水納百川老闆古定賢一見Ryan,便問起他家中近期最寵愛的鼠魚缸。阿古笑說:「基本上大部份客人都會認得,他(Ryan)來到這裡通常自己招呼自己,在魚街經營地舖一年多,年輕的魚友客人也不少,可能因為我也是年輕的一群。」問到阿古若以水族店老闆的角度,逛魚街有什麼心得,他說:「因為每一間的價錢和質素都不一樣,推介大家先順路走一圈。撇步是盡量先找職員或老闆談兩句,如果他願意回應你幾句,便有信心可幫襯一下。相反,如果他不理會你,那很有可能他自己也不是很懂得養魚。」

雖然阿古進駐金魚街只有一年多,但他在訪問中亦為親歷金魚街的變遷而感慨,「之前金魚街比較旺,因為整條街都是魚店,現在弼街至旺角道那一段,幾乎全都變了寵物店。」由魚友到水族店老闆,問到他覺得經營水族店可會是他的終身職業,他慨嘆:「至少在疫症下還能維持生計,便暫時繼續吧。」

接著,Ryan帶我們到位於水渠道的殷輝水族,他說:「我選擇店舖的標準很簡單,老闆比較友善可信,會根據你魚缸的狀態和家的大小,建議魚的品種和合適的用品,更會糾正你的錯誤」。

相信老闆陳俊輝便是其中一位他口中老實商人,雖然他一臉冷酷但一進店便給Ryan一個大大的招呼。輝哥搭著Ryan跟我們說:「他真的很厲害,年紀輕輕知識比我還要多。他會上網搜尋每一款魚的知識,有些需從外國如巴西哥倫比亞等地入口的魚種,他都懂得拿來詢問我會否進貨。」

言談間看得出輝哥十分照顧Ryan,或者是因為年輕魚友也變得稀有,輝哥說:「我主要出售體形小的魚,所以年輕客人算是比較多。中年人愛玩的大型魚,在這條街已經消失了。」

放假去哪玩:3天2夜「加1元」多1晚 台東45家旅宿、伴手禮業者釋利多

輝哥(右)經營殷輝水族8年,堅持在路面店經營,理由是要為金魚街撐下去。香港「蘋果動新聞」/提供

鐵架上一袋袋裝着觀賞魚的塑膠袋,正是金魚街的獨特畫面。香港「蘋果動新聞」/提供

每個魚缸都逼滿魚,缺乏空間也是香港特色。香港「蘋果動新聞」/提供

增售爬蟲類 彌補開支

輝哥經營殷輝已經八年,他指出金魚街變了很多,因為以水族店的利潤,很難彌補高昂的租金支出,很多都變了餐廳,「所以你看我的店,除了買魚也有爬蟲類及其他東西,這樣我才能彌補開支。」

要打理一間水族店,換水餵食撈魚,幾乎全日沒有停過。輝哥說:「其實喜歡養魚的話就能做到,這些全部都是生命,不可以懶。不要說放假,一年365天都要在這裡照顧牠們。」除了對魚有種責任,對金魚街亦是,輝哥續說:「我也曾打算搬到樓上舖,但還撐得住的時候仍想留在街舖,因為搬到樓上,金魚街便撐不下去了。金魚街終會消失,只是遲早問題,現在多了網上魚店,被時代淘汰也沒有辦法。」

水納百川位於旺角通菜街158A地下。香港「蘋果動新聞」/提供

殷輝水族位於旺角水渠道3-13號地下。香港「蘋果動新聞」/提供

樓上舖人流少 滯銷魚安老院

跟Ryan逛了一圈金魚街,初步體驗到什麼是魚友之樂。但為了更了解金魚街的生態,我找了經營樓上舖的Jacky,他6年前開始在金魚街賣魚,首先在唐樓門口當小販,被拉警察取締後,便以200元(港幣)一天的租金,租店鋪門口的鐵絲網的背面。經歷了大半年站在樓梯口賣魚,再到店內最不顯眼的一格魚缸,到現在終於開了樓上舖,經營金魚街甚至是香港唯一的孔雀魚專門店。

Jacky指樓上舖和地舖最大的分別是人流,「在地舖,不出兩星期便可以把整缸魚賣光,但樓上舖有些賣不出的魚,可能會在店內終老。」亦因為人流的差別,他有更多時間可以更細心地照顧店內的魚,這些正是他眼中最大的職責,「剛開始賣魚,就有人說我態度不好。我認為店主給人兇惡感覺,是金魚街的特色,養魚的學問實在太多,試想客人買一袋價值10元的魚,你很難花數小時去教導他。我的職責不是招呼客人,我的本份是提供健康的魚,幸好這些年來,沒有人說我賣的魚質素不好,最多只是態度不好或者比較貴,這點我是感覺自豪的。」

Jacky發現香港很難找到優質孔雀魚,於是從開繁殖場,到現在開了金魚街甚或是香港唯一的孔雀魚專門店。香港「蘋果動新聞」/提供

貓店長榛子不會吃魚,但有時會偷喝魚缸入面的水,但店主見到都會盡量阻止,怕污染水質。香港「蘋果動新聞」/提供

「對水」花時間 因健康無價

為親身感受魚佬的一天,記者體驗了Jacky一整日在水族店的工作。Jacky說:「做得最多的不外乎換水和餵魚,每天約下午12點半會餵第一次魚,之後便會換水,晚上6點30半餵第二次魚,洗缸與否就按需要,一般進貨前會清理一下。」餵魚也有學問,要懂得觀察魚的狀態去判斷牠們的胃口,盡量不會下過多的飼料,因為剩下的魚飼料會把水污染。Jacky每星期會進貨一次,最艱難的任務便是把重達40公斤的魚抬上樓。

記者自認為沒有這個力氣,惟有幫Jacky進行「對水」過程。新到的魚因為水質不同,不可以立即放入魚缸,要把店內魚缸的水,逐步混入袋中,讓水質的變化盡量減到最慢讓魚適應,這個道理懂養魚的都會知,但大部份水族店都會省略,Jacky說:「對水挺消耗人力和時間,不太符合經濟效益,一般最常見的方法是,整袋魚放在魚缸裡泡,讓溫度同步,但這樣做對牠們的健康不好。」養著過千條生命,無可避免面臨生命的抉擇,Jacky說:「例如一條魚生病了醫不好,又或者康復了卻因為明顯的缺陷而售不出,我不捨得丟棄。」店內有些沒有價錢標示,長滿青苔便是廢棄缸,都是無病無痛、不夠漂亮的魚的安老院,「賣不賣的出不緊要,養到牠肥肥白白,是我的職責。」

熱愛養魚的Jacky,最瘋狂試過整天看著魚達十個小時,「看魚是一個很療癒的過程,看著牠到處游,或雄魚追雌魚,游到每一個角落燈光的反射也不同,這些都是很令人著迷的事。」多年來在金魚街掙扎求存,但他亦不諱言金魚街終會式微,「對比我初入行,現在的水族店已經少了,如果有得選擇,我打算做足一輩子,如果香港失去金魚街,突然跟我說不能再做這個行業,我會覺得不捨。」(香港「蘋果動新聞」/提供)

相關

Follow us

熱門目的地

最新推出

Follow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