升遷Bye!設計師轉行當社區導覽員 心境更快樂

疫情之下,不少年輕人終日困在此都市之中,哀嚎不斷。港人不能離港旅行,本地旅行團亦受影響。去年年底,香港疫情再次嚴峻,香港政府因而宣布取消本地旅行團參加人數可達30人的豁免權限。此例一出,作為社區導覽員的Cloris惟有終日舉著自拍棒舉行線上導覽團,一個月兩次網聚,讓參加者在安全的社交距離下認識社區。然而擔任社區導覽員可不是一件易事,不但要邊走邊介紹社區,在尷尬時刻也要有即時反應,猶如演員一般。以前是全職設計師的她,工作平穩而固定,卻因為工作沉悶,便決心轉行成為社區導覽員。

設計師工作單一枯燥 大學一年級起便參加導覽

「設計師的工作,固然有享受的時刻,但大多時感到枯燥沉悶。我希望把時間用於幫助自己,或是自己感興趣的工作上。」Cloris在大學時主修動畫設計,畢業後便順理成章地成為一名多媒體設計師,工作主要是環繞在處理公司和機構內部的設計事務。然而每天都是聽從上司指令修改設計稿件,讓她認為自己只是一個機械中不停運轉的齒輪,沒有個人意識。日復一日,工作變得枯燥乏悶,最終她在工作約4個月以後便選擇辭去職務。

「社區導覽的設計範圍較大,以前我設計一個商品,現在我設計一個社區。」Cloris離職後剛好看到社區導覽機構「街坊帶路」的招聘告示,個性開朗、樂於溝通的她便放手一搏。雖然她大學時修讀的主科並非社科,然而早就喜愛發掘社區趣聞的她,在大學一年級起便參加了數次由香港藝術中心籌辦的導覽團。富有導覽經驗的她,在2019年年中亦破格錄取成為一名社區導覽員。

擔任導覽員後,她不單要在周末帶團,在平日時也要設計導覽訓練班的教材。還會設想不同的社區的不同主題,例如去年10月,他們在殯儀業集中地紅磡,舉辦了一團有關殯儀業發展的導覽團。Cloris轉職後,似乎更繁忙,讓她不禁大叫:「我需要撒龍巴斯褲,不是撒龍巴斯貼。」

除了帶領社區導覽團,Cloris平日時也要設計導覽訓練班的教材。香港《蘋果動新聞》提供

Cloris自小便以節儉為名,經常到路邊攤逛街。香港《蘋果動新聞》提供

去年年底,香港疫情再次嚴峻。作為社區導覽員的Cloris唯有終日舉著自拍棒,舉行線上導覽團。香港《蘋果動新聞》提供

導覽員飽覽各人閱歷 足以緩解工作壓力

既然職務變得更為繁忙,那麼Cloris為何仍選擇這一份沒有升遷機會的工作呢?「當你和街坊對話時,他們的說話正面樂觀,鼓勵人心。他們有些年事已高、人生閱歷豐富,他們的看法理念,能緩解我工作上的壓力。」Cloris在午飯時最愛到公司附近的集蘭冰室進食,和街坊閒話家常,逗得公公婆婆大笑。當老闆光哥得知Cloris是一名導覽員後,也予以支持:「現在很少年輕人組成團隊回看香港歷史,我十分鼓勵他們繼續下去。」

「他們反而提醒了我有什麼要注意的。不要只顧著工作,該下班了。」 每個人追求的事物很多,有人追求金錢、機會,可是街坊們的親切關懷,反讓Cloris感到欣慰。

自小節儉 不追求名牌反愛路邊攤睡褲

「即使我月入10萬,我也不會購買C字頭D字頭的名牌飾品。」Cloris自小以節儉為名,放假時不會到名牌店舖購物,反到路邊攤逛街,買一條只需港幣20元的睡褲、10元8塊的零錢包。日常花費也只有飲食和交通,金錢對她而言,帶來足夠的安逸感便足以過活:「現時賺取的金錢所換來的安逸感,我是感到足夠的。」

「累了嗎?第三團了。」記者問道的「累」,不單是肉體上走過許多地點的累,更是前路茫茫的疲憊感,Cloris卻這樣回應:「以前擔任設計師時,我會想:升職前我要投入多少時間呢?但現在的工作,大家平起平坐,暢所欲言,當我分分秒秒都在享受時,便沒有什麼需要計較的了。」雖然她總是要面對一群水準不一的參加者,帶團期間也會出現導覽訓練員失控離隊等脫軌場面。面臨心灰意冷之時,街坊的一句加油,使她重燃鬥志:「大家互不相識,伯伯突然走上前,對我說『加油』,我當下既驚且喜。」Cloris認為,即使參加者到最後只帶走三成知識,他們卻可能在某個角落將這些知識傳開:「好的事物總是要推崇,好過什麼也不做。」

社區情意 結緣於互相守望

自小住在青衣井字型屋邨的Cloris,認為屋邨猶如一個大家庭。每天八卦人們的閒話家常,更讓她愛上了解不同的社區:「我住在井字型屋邨,屬於雙塔型大廈。自己居住的屋邨,全部34戶人我都認識。因為呈井字型的緣故,我能看到哪一戶人外出上學,住在同一棟的,便會看著對方進門。」小則柴米油鹽互借,大則幫忙通知學校告病假,這些意外獲得的好處,都是只有在屋邨內發生的。

「家的感覺不單是在個人的居所中,整個社區都是舒適的區域。小學時每當我哭泣,鄰居便送上禮物。這些歸屬感、人與人之間的互通,都是我從社區中得到的。」Cloris認為上世紀的香港人,沒有一樣事物是可以獨自完成的。雖然現今城市規劃完善,然而當年的群體居住能讓生活更為便利。

當大家面臨困難不滿時,也能群起而攻之,把問題一一解決。「喜歡社區,更喜愛香港。」社區於她,有時是一個避風港,有時是一個知識的寶庫,更是一個溫馨的家。(香港《蘋果動新聞》╱提供)

自小住在青衣井字型屋邨的Cloris,認為屋邨猶如一個大家庭。香港《蘋果動新聞》提供

集蘭冰室的老闆光哥得知Cloris是一名導覽員後,也對她的工作予以支持。香港《蘋果動新聞》提供

Cloris每個月會舉辦線上導覽團,每次都吸引10至20人參加。香港《蘋果動新聞》提供

Cloris在大學時主修動畫設計系,畢業後便順其自然地成為一名多媒體設計師。香港《蘋果動新聞》提供

Cloris擔任導覽員後,不單要設計導覽訓練班的教材,還會設想不同的社區的不同主題。香港《蘋果動新聞》提供

採訪:謝芝琳

拍攝:尹彥翹、魏沛賢

剪接:尹彥翹

編輯:鄒仲安

相關

Follow us

熱門目的地

最新推出

Follow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