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育變絕育?香港古蹟活化計畫淪為一場鬧劇

香港不排除將深水埗主教山配水庫納入「活化歷史建築夥伴計劃」,由非營利團體承接管理,並將其改建及活化成有價值的文化地標。但計劃自2008年實施至今,卻曾鬧出古蹟復修後喪失歷史特色、無人承租長年棄置等爭議,令人擔憂一旦主教山配水庫以同樣方式保育,活化不成反加速「死亡」。

為釋除公眾對於政府古蹟活化項目過份商業化的疑慮,香港發展局於2008年推出「活化歷史建築夥伴計劃」(以下稱活化計劃),開放部份政府歷史建築供非營利團體沿社企形式申請租用,而團體則須說明如何活化再利用有關建築物、財務上何以達至自負盈虧,從而在發展和保育之間取得平衡。活化計劃目前推出6期共24個活化項目(不包括重推項目),但當中卻有部份項目乏人問津長年空置,或者經營不善交還政府。

馬灣芳園書室早於2008年獲活化為旅客中心暨水陸居民文化博物館,但因到訪人數不達標,需發還政府重新招標。香港《蘋果動新聞》提供

馬灣芳園書室早於2008年獲活化為旅客中心暨水陸居民文化博物館,但因到訪人數不達標,需發還政府重新招標。香港《蘋果動新聞》提供

指路配套欠奉淪「死場」

早於1920年代建成、現屬三級歷史建築的馬灣芳園書室,既是島上唯一留存的戰前學校,亦是活化計劃較早期的活化項目,早於2008年租予圓玄學院活化為旅客中心暨水陸居民文化博物館,但卻於2013年因到訪人數不達標,需發還政府重新招標。

香港大學建築學院建築保護學部講師張家榮日前偕同記者前往馬灣視察,雖然地圖顯示由碼頭步行至書室只需十分鐘,但由於沿途嚴重缺乏指路設施,一行人最終四處問路、找路長達半小時,才能到達書室所在位置。受疫情影響,目前書室不開放予公眾參觀,但沿途亦沒有見到任何關於書室暫停開放的告示,若有遊客特意遠道而來,勢必大失所望。

張家榮認為,書室雖有加建升降機、消防栓等現代設施,但不致於影響原有外觀,問題癥結卻在於周遭指路設施欠缺規劃、難以引導民眾前來參觀,才是書室淪為「死場」的元兇:「許多古蹟地標均處於偏遠地區,連交通工具也難以到達,必須由遊客自力步行進入,因此指路設施不可或缺,否則復修得多漂亮、活化用途有多吸引也沒用。」

半山景賢里大宅過去數次招標均無人問津,空置荒廢至今。香港《蘋果動新聞》提供

半山景賢里大宅過去數次招標均無人問津,空置荒廢至今。香港《蘋果動新聞》提供

法定古蹟活化限制多

至於貴為法定古蹟、曾獲電視劇《京華春夢》等多部知名影視作品取景的港島半山景賢里大宅,雖然它與芳園書室同屬活化計劃較早期的項目,可是過去數次招標均無人問津,空置荒廢至今。

張家榮以航拍機視察大宅整體狀況,除了部份牆壁出現滲水問題,更發現鄰近山坡的屋頂、陽台等處有植物依附生長,附近樹木亦有氣根伸延屋內,若然放任不管,恐危害結構安全。他質疑單憑政府撥予承租非營利團體的一次性活化撥款,或難以承擔修葺大宅所需開支,「單是聘請園境師、古蹟復修專家已是一大筆錢,更甭論全面復修、改建。」

張續道,法例規定改建法定古蹟時,必須聘請相關復修專家監督工程,務求盡量維持原貌,故景賢里的維護成本及活化限制,遠較一至三級歷史建築為高;這不單使財力較弱的非營利團體卻步,亦反映活化計劃實行上自相矛盾,「活化肯定會有改動,但法定古蹟卻沒有改動空間」,既徒增申請者不便,亦令人質疑政府藉計劃將活化工作「外判化」,變相推卸古蹟管理責任。

景賢里大宅鄰近山坡的屋頂、陽台等處有植物依附生長,附近樹木亦有氣根伸延屋內。香港《蘋果動新聞》提供

景賢里大宅鄰近山坡的屋頂、陽台等處有植物依附生長,附近樹木亦有氣根伸延屋內。香港《蘋果動新聞》提供

過度改建喪失歷史特徵

為達至財政自負盈虧,非牟利團體往往須把古蹟活化作餐館、酒店等較熱門的用途,才能吸引遊客參觀消費。然而改建工程涉及加裝升降機、改劃房間等龐大工序,以滿足現今建築及消防法例要求,難免破壞古蹟原貌和歷史特色。

深水埗美荷樓青年旅舍屬本港碩果僅存的第一代徙置大廈。香港《蘋果動新聞》提供

深水埗美荷樓青年旅舍屬本港碩果僅存的第一代徙置大廈。香港《蘋果動新聞》提供

例如獲評為二級歷史建築的深水埗美荷樓青年旅舍,屬本港碩果僅存的第一代徙置大廈,集「H型」樓宇佈局、水泥欄河等特徵元素於一身。可惜在活化工程後,有關部份卻由落地玻璃等現代建築結構所取代;至於原有的「H型」佈局,據張家榮了解,經營團體施工期間把中央部份拆卸,再興建全新結構以便安裝升降機及消防系統,「當年公屋沒有獨立廁所、廚房,全都放在中央那幢樓供居民共用……拆掉那些部份,即是將當年居民生活的痕跡全部抹走。」

美荷樓的特色「H型」佈布局,據了解中央部份在進行活化工程期間已悉數拆卸,以便安裝升降機及消防系統。香港《蘋果動新聞》提供

美荷樓的特色「H型」佈布局,據了解中央部份在進行活化工程期間已悉數拆卸,以便安裝升降機及消防系統。香港《蘋果動新聞》提供

張強調,古蹟活化保育的其中一個重要原則,是盡量保留原有結構,並選擇破壞性最低的改建方案,以免日後無法還原,「儘管美荷樓目前只屬二級歷史建築,但難保未來社會對它的評價,會否因舊式公屋日漸稀少而提高,甚至有望調高古蹟評級」,但按美荷樓的改建情況估計,未來恐難以恢復原貌,以滿足升格法定古蹟的要求。

轉手頻繁特色加速消失

事實上,活化計劃中仍不乏優秀的古蹟項目,例如2009年租予薩凡納藝術設計學院的深水埗前北九龍裁判法院,校方把法院活化為教學設施時,亦將其正門六角形石製樓梯、鳶尾花狀紋飾熟鐵欄杆、法庭等特徵元素妥善保留。然而因為學院學費水平過高、收生不足導致財政陷入困難,校方遂於去年把法院交還政府,以重新招標。

深水埗前北九龍裁判法院於2009年租予薩凡納藝術設計學院作校舍,惟於去年結束營業。香港《蘋果動新聞》提供

深水埗前北九龍裁判法院於2009年租予薩凡納藝術設計學院作校舍,惟於去年結束營業。香港《蘋果動新聞》提供

張家榮說,這反映政府為古蹟項目進行配對時,過份著重申請者營利能力,卻未有仔細考量其經營策略持續性,一旦團體難以維持收支平衡、短時間內將項目交還政府,或導致古蹟頻頻進行改動,「目前法院的活化方案,是針對教學用途所制訂,若下一個營運者並非從事教育,並決定將法院改為其他用途,將造成不必要的損耗」,增加特徵元素消失風險。

配水庫該當如何活化?

活化計劃出現諸多弊病,張家榮認為,計劃原意是推動社會各界參與古蹟保育,本意雖好,致命傷卻在於政府僅擔當審批者及撥款者角色,未有進一步協助非牟利團體維護及營運古蹟項目:「撥款只是開始,下一步應是就項目營運方式,以及如何避免活化工程對古蹟造成不可挽回的破壞,把關和提供專業協助,並非任由相對缺乏保育經驗的機構自生自滅。」

配水庫所在的主教山,是深水埗居民自發建設多年的休憩勝地。香港《蘋果動新聞》提供

配水庫所在的主教山,是深水埗居民自發建設多年的休憩勝地。香港《蘋果動新聞》提供

張強調,現代古蹟活化概念著重能否為當地居民,以至其所在社區帶來裨益—適逢配水庫所在的主教山,正正是深水埗居民因應區內康樂設施嚴重不足,自發建設多年的休憩勝地,與其將配水庫改建成博物館或餐館,倒不如將其活化為半永久休憩空間,從而使更多區內居民獲益,「活化配水庫是必然的事,但將其交予不在區內紮根的團體管理,我會有所保留。」

本報就活化主教山配水庫為半永久休憩空間的建議,去信予發展局查詢。該局發言人回覆指,該局會在水務署完成臨時加固和整理工程後,研究配水庫的保育和活化方案,並在決定長遠保育方案前,以及在安全情況許可下,探討有限度開放予市民參觀的可行性,強調對保育配水庫持開放態度。(香港《蘋果動新聞》提供)

相關

Follow us

熱門目的地

最新推出

Follow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