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走讀】褪色中的渡輪碼頭 見證香港歷史變遷

西環碼頭自3月起遭海事處以防疫為由封閉,不准工作人員以外人士進入,大家失去了一個打卡勝地。除了打卡碼頭,香港還有很多不同功能的碼頭。我們走訪香港不同碼頭,嘗試拼湊出碼頭和渡輪昔日的風光,以及如今沒落的原因。

西環碼頭環境優美,被稱為港版天空之鏡,如今不對外開放,再難打卡。香港《蘋果動新聞》提供

觀塘碼頭

香港作為一個沿海城市,碼頭一直扮演著重要角色。在過去陸路交通並不發達的年代,市民要靠水路去不同地方,甚至可以駕車上船。三十年代,香港設有汽車渡輪路線,最初只有來往中環和佐敦道的航線,到後期加至北角、觀塘、九龍城等也設有汽車碼頭。「現在觀塘碼頭只有4條行車道。」在船公司工作了40年的胡永新解釋。1974年,觀塘碼頭汽車渡輪航線啟航,那時有6條行車線供車輛駛進碼頭。同時設有一條斜路讓汽車上2樓上船,因為最初時汽車渡輪兩層也可以載車,之後才將部份船隻2樓改裝成可以載人。

相關新聞:【跳島遊】搭郵輪享異國風 海上婚紗夢幻之旅

香港現在只剩下三個汽車碼頭,觀塘碼頭是其中之一。香港《蘋果動新聞》提供

隧道禁行 危險品車輛靠船過海

七十年代海底隧道和地鐵先後通車,汽車渡輪的需求大大減少。結果在1998年最後一條來往北角及九龍城的汽車渡輪航線停辦後,市民便無法再駕駛愛車上船過海。現在香港只剩下3個汽車碼頭,分別是觀塘、北角及梅窩,當中梅窩汽車碼頭只是作緊急情況下使用,如青馬大橋等交通設施無法使用時,可向相關地區市民提供緊急服務。因此現在仍會恒常使用的汽車碼頭,就只有觀塘和北角,每日有固定約40航班往返兩地。那麼到底是什麼車輛還要靠渡輪過海?由於現在載有第一、第二及第五類危險品的車輛不能使用海底隧道,只可以靠汽車渡輪往返北角和觀塘。

梁樹添船長笑稱自己大半生駕駛船隻,最厲害的事就是結識了妻子。香港《蘋果動新聞》提供

採訪時遇上需要運送第一類危險品的渡輪,發現現在一層大約可以接載十輛危險品車輛。「以前一層可以停約44輛私家車。」有38年駕駛船隻經驗的梁樹添船長介紹船隻甲板,以前的私家車體積較小,現在一個車位,當時可停兩輛車。添船長是水上人,上岸後曾經在工廠工作,不過覺得工作乏味,最後還是決定回到船上工作。他再帶我們到駕駛艙,示範如何控制船隻。若載有危險品的船隻,航行前先要升一面紅旗,提示其他船隻提高警覺。現在來往北角和觀塘的路線較以前簡單,「以前這裡是機場跑道,有十數支燈指示飛機升降,所以船隻不能駛近。」

有別於一般船隻,這艘船有三個方向盤,分別控制船頭、船尾和油門。他表示要花兩、三個月練習才可以操控這艘船,「我以前也要趁放假時,觀摩其他船長如何駕駛,然後再自己練習。」添船長又指如果由水手開始,要花上4至5年的時間才能當上副船長或船長,所以也並不是一件易事。添船長曾經駕駛過不同船隻,無論載人載車也難不到他。他指自停辦汽車渡輪航線後,公司也經歷了數次轉型。先是改為接載建築工人到赤臘角機場,之後又做遊客生意,載他們遊維港、看煙火等。

船公司疫前會不定期舉辦懷舊活動,讓市民緬懷「駕車出海」的日子。香港《蘋果動新聞》提供

掌舵四十年 船就像家一樣

被問到現在是否很少人願意入行時,添船長笑說近來還是有數名新來的副船長,當中更有一名女同事!他補充說,近數年入行人數都在下跌,「近年地產收入高,好多人都喜歡做地產」他並不擔心行業式微,「總會有人駕駛,人數可能再少一點而已。」對見證著汽車渡輪碼頭高峯與低谷的添船長來說,入行人數減少只是另一個轉型的契機,畢竟他一路走來都是不斷從轉變中尋求生存空間。現在面對這個困境,既來之則安之,將來總會找到生存方法。

放假去哪玩:【玩台南】香港夫妻移居台南開民宿 賺時間享受生活

全港唯一 附設攤販日日放生

假如大家從九龍城碼頭出發,乘船前往北角。下船後,你就會發現一個可能是全港獨有的碼頭奇景。還沒出閘,你便會聽到叫賣聲,出閘後,映入眼簾的是一攤攤海鮮攤,大抵全港市區,就只有北角西碼頭有「附設」賣魚攤販。90後劉婉婷(Belle)是書籍《沿海小札—記東區碼頭》的編輯之一。她聯同另外兩位拍檔親自做資料搜集、訪問街坊等,發掘東區碼頭不同的有趣故事。這次她就帶我們到北角碼頭,介紹這裡其中一個特色民間宗教活動—放生。在北角西碼頭建成前,沿海一帶已有攤檔擺賣。直到碼頭落成,攤檔才遷入碼頭內。而且碼頭位於大型商場北角匯對出,即以前的北角邨,接近民居,漸漸吸引不同人來到這裡買海鮮放生。

雖然滑梯是為甲殼類海產而設,但也有放生客用來放活魚。香港《蘋果動新聞》提供

北角碼頭外有不少賣魚攤販。香港《蘋果動新聞》提供

即放即撈 釣魚客守株待兔

「這條滑梯聽說是海鮮攤販特意為放生客而設。」她解釋如果直接投放一些甲殼類海產進海中,海產容易因硬殼撞擊海面破裂而死亡。故此便可以用滑梯減低牠們直接撞擊水面的衝擊力。不過有時候放生客會跟附近的釣魚客爭執,「例如在糖水道碼頭放生,幾步之遙就已經有些釣魚客在釣魚,甚至會用魚網撈。」

採訪時先後遇上兩個放生團體,那時才發現,放生的人不只是中年人或老人家,還有些目測只有20多30歲的年輕人。他們有的會先念經上香才放生;有的則會直接放生。看見魚攤用手推車將一箱又一箱的海鮮推到滑梯附近,不禁向Belle問,放生的海鮮種類有沒有限制?「曾經問過幾位海鮮攤攤主,他們都說沒有限制,什麼海鮮也可以放生。」

整個下午,除了鱔、八爪魚,連魔鬼魚也有人放生。當日其中一個放生團約20人,Belle指曾經看過約有40人的團體在這裡放生。每逢初一、十五或假期會有較大型的團體放生,但即使平日也會有附近居民來放生。

問Belle為何會以碼頭為寫書題材,她指香港由一個小漁港發展至國際大都會,碼頭和船彷彿就是大家的根,「我們常說好鍾意香港,會不會著緊多些、用筆記錄下來?這樣才表達到『有多鍾意』。」她直言為書本做資料搜集前,對碼頭有著很浪漫的幻想。特別是對新一代來說,整個成長環境中,基本上都是港鐵和巴士,「碼頭會不會是我們另一種生活的可能性?」但在過程中,她發現碼頭除了是一個日常出入的地方,附近的居民更可以在這裡找到心靈寄託。

考古時間 馬頭圍宋朝有碼頭?

碼頭除了讓市民往返香港各區,更是讓人探索世界的地方,正如歐洲各國當初也是乘船來到這片東方土地。那麼到底香港的碼頭歷史可以從何說起?

對香港歷史有深入研究的鄧家宙博士帶我們到九龍城碼頭,他推斷早在宋朝期間,九龍城一帶已是有約2,000人的村落。按地理位置看,九龍城一帶對海上絲綢之路來說,是南中國其中一個重要的補給點,「馬頭圍原名是古瑾圍。有人推論這裡會不會曾有一個大型碼頭專門替海外船隻補給,所以這個地方就叫馬頭圍?」不過鄧博士補充指,這個說法仍要待發掘出一些碼頭遺蹟等才能肯定。

九龍城碼頭是香港戰後首個建成的碼頭。香港《蘋果動新聞》提供

雖然未能肯定宋朝年間有沒有碼頭,卻可以肯定清朝時,九龍寨城有碼頭供人出入。「外來的人去九龍寨城除了經陸路,也會由水路進來,所以那裡有一個龍津碼頭。」鄧博士稱當時龍津碼頭是一個較知名的碼頭,然而對比現代碼頭還是有很大分別。

他指現在碼頭可分為兩種生態,一是本地居民生態,例如碼頭附近通常也會有巴士站、街市等,提供居民日常生活所需。特別是巴士站,因為香港地形限制,居民需要轉乘其他交通工具到內陸不同地方;另一種則是專供外地人使用,因此在碼頭附近會有客棧、酒店和風月場所等,例如以前的油麻地碼頭和石塘嘴一帶。

作為沿海城市,碼頭在香港扮演重要的角色,接通內外,連結世界。圖為2013年落成的啟德郵輪碼頭。香港《蘋果動新聞》提供

鄧博士認為,隨時間推移,碼頭和渡輪的角色越來越被淡化,在他眼中渡輪還是無可取代,「船有一個最大的特色,就是直接點對點。」他舉例說,如果九龍城或紅磡居民要去北角,很多人都會選擇渡輪,而非巴士或地鐵。更重要的是,碼頭對香港來說象徵探索世界,「特別是古代,我們的生活圈子就只有自己條村。」鄧博士解釋,每個人就像一個點,會跟其他人產生連結。以前我們只能連結自身所在的地方的人們,不過當人們可以在碼頭乘渡輪出發往不同地方時,就可大大擴闊人們的生活及社交圈子。(香港《蘋果動新聞》提供)

相關

Follow us

熱門目的地

最新推出

Follow us